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组诗丨去云南

2019-02-08 19:38:17 来源:红网 作者:张沐兴 编辑:陈雪骅

1.jpg

  种花的大棚正在包围这里

  我们的飞机,像一只蜜蜂扑向昆明。

  黄昏的太阳温柔

  这个老花农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们落地时,也变成了花

  被春风吹得有几分灿烂的摇摆。

  《飞行》

4.jpg

  机翼下的河流,是澜沧江

  还是怒江?

  它们弯弯曲曲

  陪着一座座山往前。

  只有在空中,才能发现

  一座山艰难的爬行。

  它们不靠腿

  以灵魂带着躯体的前进。

  白云跑得快些

  不一会就跨乡过县。可是

  这种没有目的地的跑

  再快又有什么用。

  我都从衡阳飞到昆明了

  那些山,我还抬头看得见

  随便一条河流上

  都能获得它们的倒影与喘息。

  曾经有那么一瞬

  我以为自己成功地分成了两份

  一半是山峦,一半是河流

  配合着大地上亘古的运行。

  这样的感觉真好

  我再不需要伟大、不朽这些词

  才能呈现赞美。

  直接用星辰与春天写诗

  然后署名为创世之神。

  《在云南高速公路上》

3.jpg

  那些兴高彩烈的人

  驾着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奔。

  根据我的想象,春光里的他们

  去石林会变成敢于说胡话的石头

  去大理会变成喝得烂醉的蝴蝶

  去澜沧江边会变成翻腾的水花

  去元阳会变成梯田上闲散的云朵

  去罗平刚好变成油菜花上开张的小金铺。

  在云南,到处乱跑、随心所欲吧

  去洱海、去滇池,去丽江、去雪山

  那些得意忘形的人

  该怎么告诉你们,我已经预料到

  即将发生的尴尬:

  只要离开云南,大家又将打回原形

  重新变回人类。

  《肯定有神》

5.jpg

  肯定有神,把田开在山坡开到山顶

  开到石头与石头间的缝隙。

  肯定有神,种稻、种苞谷、种香蕉

  种彩色且自由主义的云朵。

  肯定有神,把树调教得如此憨厚

  山顶的一棵,孤独地将天空撑起

  山下的一群,绕着村寨似无怨无悔的长工。

  肯定有神,宽恕了我们这些过客

  治好了同行人从外省带过来的咳嗽。

  穿行在云南,我相信神的形迹

  就藏于卖花、卖水果与路上缓缓行走的人群。

  神,已经阳光般附着我的额头

  或者并不惊动我的眼睛

  就进入了心里,我敢肯定。

  《金子》

6.jpg

  金子有了腰肢,它们站在山谷、山坡

  跟着风的节奏摇摆。

  它们妩媚,也让风特别好看。

  金子有了情绪,一开始羞涩

  慢慢会热烈。这样的情绪在传染、扩散

  从一个村到一个乡,甚至整个云南。

  在罗平,每个村寨都住着许多炼金的术士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炫富的形式独特

  彼此只骄傲地说,自家种了多少亩油菜。

  《罗平》

7.jpg

  它们是金色的。

  它们的欢乐与喧嚣,是金色的

  如果有忧伤、悲哀

  也是金色的。

  立在它们中间的电杆

  偷走了金色的电流。

  蝴蝶,有金色的自由飞翔

  风出具金色的形状。

  就连一首诗里的夜晚

  也会不由自主产生金色的恍惚。

  站在罗平春天的田野里

  我被时光金色的涟漪感动。

  仿佛我爱上的

  不是这铺天盖地的油菜花,

  而是祖祖辈辈以勤劳培育的

  被人世忽视的黄金。

  《星星》

2.jpg

  油菜地里星星拥挤

  它们,赠春天以金黄色的光。

  这些星星属于私有

  旁边村落的炊烟里主人们隐姓埋名。

  萤火虫在灌木丛寻找出囗

  这些星星有游荡的灵魂。

  不要去冒犯,更不要去捕捉

  它们对应一张张似曾相识的脸庞。

  哀牢山上的点点灯火

  是被逐出天庭的星星。从它们的样子

  前世的浪漫、今世的忧愁

  没有办法进行甄别。

  而天上的星星不悲不喜

  如老法师的眼睛。打量着云南

  这彩云统治的王国,时光缓缓流淌

  美好的一切反复地转世。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