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杨威:教育田野上的“虚拟”播种人

2018-11-05 14:23:41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代小佩 编辑:周怡琳 实习编辑 唐伊虹

  杨威:教育田野上的“虚拟”播种人

  杨威给小学信息技术教师做VR技术与教学融合科普讲座受访者供图

  创业达人

  实习记者 代小佩

  “VR技术:听、看、触。”

  一名小学生体验完VR课程后在本子上做了小笔记,工工整整的汉字下面还配了手绘图。杨威说,这种时刻让他觉得在VR教育这个领域创业很值得。

  10月22日,2018年“创青春—中关村U30”青年创新创业大赛决赛在中国科技会堂举办。最终,30位创业者从百强中胜出,斩获年度优胜者荣誉,杨威正是其中之一。

  没细想挣钱只想把事做成

  2015年中旬,有学校邀请杨威做一场VR技术的科普讲座,他带着VR游戏和产品小样进入校园。“体验完后,孩子们的眼睛都亮了,那种眼神告诉我,VR技术让他们的世界与众不同,当时我就意识到把VR技术应用在教育领域很有意义。”半年后,杨威和另外两名伙伴成立了北京微视酷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微视酷”),“没细想挣多少钱,就琢磨着怎么把这事做成。”杨威说。

  3年下来,这事不仅做成了,还给杨威带来诸多荣誉。他曾先后被中国教育学会教育管理分会推选为第六届理事会理事,获得“中国VR行业十大杰出人物”“StrongVR新锐实力导师”等奖项。

  “我们的目标是,让教育变得更加高效、快乐、简单。”杨威说,越简单越有力量。这个简单还表现在公司的营利模式上。培训费、采购费及软件开发费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这种简单的营利模式也是杨威引以为傲的。他自嘲公司为“老派的科技型企业”,没有酷炫的互联网思维和新潮的技术概念。“务实是未来的一大趋势,工作是干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做好产品和服务、建设好渠道、找准客户,让技术产生价值,就够了。”

  用VR技术撒下创新种子

  作为中国首家专注于VR教育软件技术开发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微视酷自主研发了一套“IES沉浸式教育软件系统”,将虚拟现实、人工智能、互联网、大数据与教育相结合,实现VR技术赋能教育现代化。

  比如,遇到火灾怎么逃生?课本上的注意事项枯燥无聊,模拟火灾现场又颇费周折。然而通过定制VR安全教育资源包,学生们就能在虚拟的火灾现场实时学习消防知识并加以运用。

  今年6月,微视酷XRmaker2.0荣获第74届中国教育装备展示会金奖产品,成为所有金奖产品中唯一用于VR教育的三维模块编程创客编辑器。借助这款工具,老师和学生不需要花费过多的时间学习枯燥的编程语言,就可制作出三维编程作品。

  杨威说,把技术带给孩子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应对技术的世界。过去的教育注重知识和技能,今天的教育一定要注重培养自主创新能力,让孩子们成就更好的自己。“希望我做的事能让学生保有好奇心和创新思维,而非做简单重复的劳动。”

  杨威把他的工作比作播撒种子,“种下的或许是快乐、好奇,或许是求知、创新,我们不能保证所有种子都发芽,但播种的数量多了,总有发芽的一颗。”人工智能时代踏步走来,他希望通过新技术激发孩子们对未来的渴望,感受科技的魅力。

  跪着创业但初心不移

  “决定踏上创业这条路时觉得很美好,做的时候才发现一不留神掉进‘大坑’。创业,需要不懈努力和脚踏实地。”从传统企业经理人到新技术企业的开拓者,业余时间要攻读MBA,大学毕业后杨威一直在工作和学习两种状态间切换。“来北京将近10年,一次都没去过长城。”杨威说完停顿了几秒,望着天花板,有些怅然。

  创业者给人的印象是激情昂扬的,但采访中,杨威显得沉稳内敛、不露声色。“人的精力有限,干活儿时有激情就行。”他说。但其实更多时候,他处在焦虑之中。

  “初创型企业很脆弱,容易波动,资金上的压力永远存在。”杨威无奈道,一年近1000万的成本依然是不小的压力。技术开发不出来,产品不符合市场需求,发不出工资,每一种情况都足够让他提心吊胆。“只能埋头苦干”。

  “人就是一个矛盾综合体。”尽管压力不小,但杨威未曾想过逃离。“VR行业至少80%的公司倒下了,创业是跪着往前走。”回忆微视酷创立之初遭遇的误解和拒绝,他脸上掠过一丝苦笑。3年的筚路蓝缕,公司做到了年纳税过百万。他说,能“活”到现在是因为始终坚信稳定的教育市场是VR技术真正能落地应用的领域,初心从未偏移。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