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诚信建设万里行]虚开增值税发票手段升级 大数据助力税务稽查难点破解

2018-10-08 10:24:13 来源:央广网 作者:李行健 编辑:周怡琳 实习编辑 唐伊虹

  央广网铜仁10月8日消息(记者李行健)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虚开增值税发票”给国家税收带来巨大损失,也是历年来税务稽查的难点重点。近年来,随着经济形势的不断变化和商事制度改革的不断推进,涉税违法犯罪的手段、形式和特征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利用空壳企业进行暴力虚开活动日益猖獗,手段也更加隐蔽。

  以贵州铜仁警方联合税务部门破获的一起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件为例,违法者获利“套路”是:开空壳公司领取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进项税发票和出入库清单用于抵扣税款,从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给下游买家。下游买家得以偷税漏税,而空壳公司则按票面金额向买家收取好处费。看似天衣无缝的利益链如何露出马脚?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的难题如何破局?

  贵州省铜仁市武陵山现代医药物流园是当地进行中药材、中药饮片交易及现代医药仓储物流配送业务的集中场所,可以入驻2000多户商家。但2017年铜仁税务部门的稽查工作人员却发现,物流园日常运营管理存在异常现象:在日常管理工作中,发现企业集中于几个门店,企业相关人员长期外出,未到岗值守;同时,通过税收征管风险评估和税收申报数据分析比对,企业税收负担率相对较低,存在虚开发票风险。

  据铜仁税务部门介绍,这些情况异常的企业注册登记时间相对集中,在短短半年时间内,集中登记了94户药品经销企业,这在税收征管过程中是极为少见的现象。而这些集中登记的企业,名字都是“贵州铜仁某某药业公司”,取名规则类似。铜仁税务部门随即将线索提供给铜仁市公安局。

  调查中办案民警发现,税务部门反映的开票情况异常的企业,基本都是在2016年10月到2017年2月之间注册的。这批企业注册成立后,确实在现代医药园区内挂牌了。然而,经办案民警调查发现,这些企业似乎并没有在经营。

  铜仁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民警孟洋告诉记者,表面上,这些公司开着门面,也有中药材摆在里面,但是实际上据调查,几个月以来有些门面甚至没有开过张,一斤中药材都没有卖出去。而有些卖出去过几斤的,都是由企业请的人买的。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通过技术侦查的手段,发现这些可疑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并没有在铜仁活动的迹象和轨迹。法定代表人没有来过当地,公司却在开发票,这进一步引起了警方的怀疑。警方调查发现,这些企业注册时的中间联络人都是同一人——安徽亳州籍的徐某。办案民警锁定了这个以徐某为首,以孟某、丁某为骨干成员,涉案人员达二三十人的犯罪团伙。这个犯罪团伙以在现代医药物流园注册登记的中药材企业为幌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在短短几个月内,涉案金额高达16亿元多。

  徐某通过非正规渠道获取身边人的身份证后,共注册成立了近80家企业,之后,徐某再将这些企业分发到手下人手中,每人负责3-4家,徐某专门聘请了一名会计为这些企业服务。每个月由会计去税务部门统一领取增值税专用发票,再由徐某分发到每家企业的实际负责人手中,由他们自己开展开票业务。他们首先以低价从上游的一些农民专业合作社买进发票后,再以高价卖出去,赚取中间的差价。

  孟洋解释说:“(这些企业)从上游购进发票的公司,全部是一些农业合作社,这些农业合作社里的中药材属于农副产品,它的初始环节是免税的,所以上游公司也愿意以票面金额1%的点把发票卖给这些人。因此他们以1%买进来再以4%卖出去,大概赚取利润3%左右。”

  据办案民警介绍,徐某等人的违法犯罪手段极其隐蔽,每次从上游买进发票,再卖到下游时,他们都实际进行了走账。会计做账需要的文件,包括进出库单、运输发票、销售合同、购买合同等,也全都进行了伪造。

  根据铜仁警方通报,这起案件涉案金额高达16亿元,国家税款流失达1亿多元,涉案空壳公司达77家。此外,公开报道显示,近一段时间上海、深圳、绍兴等地警方也破获了多起重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件。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斌认为,近年来,虚开增值税发票案呈现多发高发、虚开金额越来越大、涉案企业越来越多等特点。

  张斌说:“自增值税出现之后,虚开增值税发票就是一个老问题,这次营改增后,随着纳入增值税的行业、环节越来越多,增值税发票虚开的问题又有所凸显。虚开增值税发票是很严重的违法行为,因为所开的增值税发票是可以作为进向税额抵扣、可以按照税额来减少应纳税额的。”

  针对“空壳企业”虚开发票、“假冒出口”骗取退税等问题,国家税务总局、公安部、海关总署及中国人民银行等四部门今年8月联合部署了专项行动,将严厉打击没有实际经营业务只为虚开发票的“假企业”,严厉打击没有实际出口只为骗取退税的“假出口”。

  张斌认为,尽管近年来虚开增值税发票等偷逃骗税手段呈现隐蔽化、专业化的趋势,历来是税务稽查的难点重点,但随着大数据工具的广泛应用,“假企业”更容易“露头”。他表示,如今打击、查处虚开增值税发票,要比1994年进行增值税改革时,在信息条件、基础条件上好很多。“金三”信息系统使得征管能力大幅提升。

  记者了解到,目前,税务机关正在从多个方面规范、升级监控手段。山西省运城市税务局局长郭开立表示,基层税务工作人员更要充分掌握、利用大数据手段,“线上”要变成指挥棒。“比如‘金三’的大数据,要做好风险防控工作,由过去的人工作战转移到现在的互联网作战,用数据分析和数据监控来掌控犯罪分子的违法行为,掌控其虚开虚抵行为。”

  张斌认为,除了利用大数据手段“发现问题”,如何加大事前的“预防”和事后的“惩戒”力度同样是破局虚开增值税发票问题的关键。一方面,税务机关要在技术上进一步加强增值税发票发放的管理,并做好宣传警示工作,另一方面要加大打击和查处的力度。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