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放学后该把孩子交给谁?杭州将全面实行免费晚托班

2018-08-09 15:55:01 来源:新华网 作者:唐弢 吴剑锋 王辰阳 颜之宏 编辑:周怡琳 实习生:王雪艳

  新华社北京8月9日电 题:放学后,你该把孩子交给谁?杭州将全面实行免费晚托班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新学期,孩子放学后到底交给谁管?”暑期已过大半,不少家长又开始为开学后接娃放学的问题犯愁。

  为了解决家长们的后顾之忧,杭州市教育局近日出台了《关于推行小学生放学后托管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试行)》,从今年9月起,杭州的小学将全面实行免费晚托班,迈出了政府兜底构建托管机制的重要一步。

  晚托班良莠不齐,家长呼吁学校开办

  在政府没有把“学后托管”这副担子挑起来之前,孩子的放学时间一直都是“双职工”家庭家长的心病,由于家长的下班时间与孩子的放学时间无法匹配,校外托管行业顺应市场需求迅猛发展。

  放学时,在杭州某小学附近,常常有几名穿着不同颜色马甲的年轻女子引导孩子进入自己的队列,不同颜色的马甲代表不同的托管机构。

  业内人士介绍说,现在学生托管行业竞争相当激烈,一个小学周边聚集的托管班少则十几家,多则数十家。这些晚托班按用时长短,教辅多少,是否用餐,每月收费850至1500元,尽管收费不菲,但家长普遍都愿拿出这笔钱。

  “平时我们夫妻工作都很忙,有时常常加班到晚上,如果不参加校外晚托班,我实在不放心让小孩一个人回家,尤其是路上的安全问题。”家住滨江的胡女士说。

  晚托班的一位陈老师告诉记者,他们托管机构每天4点就到附近几家学校门口接学生,然后一路护送孩子到晚托班课堂,紧接着安排孩子们游戏、吃晚餐、做作业,最后在课堂里进行一对一功课辅导,晚上7点半以后,家长们才陆续赶来接孩子。

  但是,校外晚托班在给家长带来方便的同时,却也存在着良莠不齐的问题。记者曾对部分校外托管机构进行调查走访发现,一些社会托管机构藏身于居民小区和写字楼内,“家庭作坊式”托管涉嫌无证经营,且存在消防、食品安全、治安等风险。

  不少家长呼吁,晚托班能否由学校开办,最好能推出公益性的晚托班。在张洪伟看来,此次杭州全面实行“校内晚托班”,将分流现有托管班的生源,对托管行业也是一次重新洗牌的契机。

  政府监管兜底 构建行之有效的学后托管机制

  根据新规,9月起,杭州将为那些放学后家长无法及时接送,非寄宿制学校的小学生提供学后托管服务。“届时,家长可自愿提出书面申请,学生经学校审核后参加‘晚托班’,1-3年级优先实施。”杭州市教育局基教处副处长袁立斌介绍说。

  据了解,学后托管的工作人员主要为本校在职教职工,为保证服务管理水平,明确可以对相关工作人员适当发放劳务补助,其标准由各区、县(市)统筹确定,在职教职工参与托管工作取得的劳务补助,不计入绩效工资范围。

  “不上基础性文化课、不按行政班集中辅导、不加重学生课业负担”,这是杭州此次推广“校内晚托班”的最大特色。杭州市教育局将对各校开展的课后服务工作进行常态化监管,确保托管班运行的有序规范。

  “未来,学生放学之后要经历一次‘分流’,正常离校的学生由老师带领离校,报名参与课后服务的学生在老师组织下,先进行约20分钟的体育运动,再进行约30分钟的家庭作业环节,会有老师辅导,然后再进行自主兴趣活动。”杭州丹枫实验小学副校长沈志荣说。

  长期关注学后托管领域的教育界人士张洪伟认为,政府兜底,校方提供托管服务,这本质上是适应社会需求变化的一项改革命题,也是改善民生关切的“关键小事”。

  除杭州之外,近年来,我国其他地区也在积极探索相关的服务政策。

  目前93%以上的上海公办小学都为确有需求的学生开设了晚托服务,包括“快乐30分”拓展活动和校内看护两项内容。随着晚托服务菜单不断升级,越来越多的孩子放学后从培训班“回流”到学校。

  福建的部分地区则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鼓励有资质的社会机构提供普惠性、有保障的学生课后服务。一些有规模、较规范的托管机构也可以参与到中小学课后服务体系建设中去。

  让晚托班迈向合法、合规的轨道

  “各地的实践探索为晚托班的机制化提供了有益的思考。”浙江社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杨建华表示,学后托管应成为一项“顶层设计”,既有政府兜底,又有立法保障,逐步形成学校、社会共同参与,协调发展的中小学生课后服务体系。

  杨建华认为,政府部门拍板,把接送困难家庭的免费晚托班办起来,看似是一件民生小事,实际是社会管理人性化的进一步延伸。

  相关业内人士分析,政府部门介入托管行业,也能更好地促进行业的良性竞争。同时,这也意味着有规模、较规范的托管机构将做大做强,而那些违法的个体托管网点将被淘汰出局。

  “民生领域无小事。”张洪伟表示,开办晚托班只是一个开始,各地应尽快将学后托管纳入合法、合规的制度轨道中。“各地应加快针对托管行业的立法工作,明确各单位的监管责任。对于参与学后托管机构管理的工作人员,应由行业或政府相关部门组织培训并授予资质,确保其能够胜任应对各类突发情况。”

  另外,厦门市思明区人大代表高辅翔建议,各地要建立激励机制,鼓励学校教职工、离退休教师,以及社会热心人士、志愿者、家长参与课后服务工作,统筹解决学校人员不足问题。

  “此外,学校也应建立健全课后服务安全管理制度,强化学生活动场所、食品卫生、应急救护、消防设施安全检查,切实保障学生人身安全。”高辅翔说。

  (采写记者 唐弢 吴剑锋 王辰阳 颜之宏)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