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湖州破获涉及全国30余省市案值1.5亿元假药案

2018-06-10 15:55:53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王春 编辑:郑珂

  原标题:湖州破获涉及全国30余省市案值1.5亿元假药案

  警方揭不法分子在微信朋友圈兜售假药内幕

  你或许可以买一双高仿的皮鞋穿在脚上,但是假的美容针产品,你敢试吗?

  近日,浙江湖州安吉警方破获了一起由公安部督办的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件,捣毁制售假药窝点9个,现场扣押各类肉毒素3828盒、各类玻尿酸40771盒、纤维王等减肥药5253粒,涉案金额1.5亿元。

  截至目前,警方已抓获犯罪嫌疑人童某、范某在内的12名犯罪嫌疑人,另有1人正在上网追逃。

  民警顺藤摸瓜挖出跨省大案

  “网红整容变天王嫂”“女子5年整形25次变身白富美”……去年,安吉县12345阳光热线频频接到群众举报电话:有人在微信朋友圈里做微整形广告,招徕顾客,其使用的药品很可能是假药。

  “翻阅这些消息,里面赫然有不少帮人打针的视频,还有打针后的前后对比图。”民警说,鉴于2016年安吉曾出现过两名女子因在美容店注射过量肉毒素,引发全身中毒被送往杭州抢救的前例,这一线索令警方高度重视,并迅速展开调查。

  通过前期对美容行业的排摸和信息监控,今年元旦前夕,安吉警方盯上了隐藏于高档居民区内的安吉茗媛美容馆。1月5日,认为时机成熟的安吉警方联合该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开展突击联合执法检查。

  执法人员发现,该店在未取得医疗机构资质和医师资质的情况下,违法给顾客注射肉毒素和玻尿酸,现场查获“MEDITOXIN”肉毒素1盒和“Neuramis”玻尿酸5支,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翁某。经初步认定,查获的肉毒素按假药论处、玻尿酸系无证医疗器械。

  据犯罪嫌疑人翁某交代,茗媛美容馆是其与童某、周某合伙经营,翁某与周某负责招揽生意,并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一些美容针产品。如果有顾客需要,两人就会联系犯罪嫌疑人童某进行注射。

  “他们以300元购入一支肉毒素,以1500元的价格卖出,其间就翻了5倍,而负责注射的童某,没有任何行医资质,仅仅是在上海自费1万元参加过一个短期培训班。”安吉县公安局食药环侦大队大队长陈东说。

  在对犯罪嫌疑人童某等人的讯问中,警方顺利查到其微商上线——江苏盐城的犯罪嫌疑人孙某,并顺藤摸瓜,在安徽合肥锁定了孙某的上线范某,随后,范某的上线林某等人在吉林延边被抓获。

  截至目前,这起公安部2018“打假厉剑”行动第一批督办的特大销售假药案件初步告破。

  假药销售遍布30余个省市

  “大家伙!”这是陈东对安徽合肥犯罪嫌疑人范某、翁某、陈某3人的称呼。这次跨省抓捕现场查获的假药量,是他从警以来看到的最夸张的一次。“在他们的仓库里查到132箱部分含有肉毒素、玻尿酸的假药产品,包括大批快递单,涉及全国30余个省市,涉案1200多万元”。

  虽然最后结果让人大快人心,但在抓捕中,警方却险些与犯罪嫌疑人擦肩而过。

  为了不必要的曝光,犯罪嫌疑人范某等人将售卖假药的仓库安在了某高层单身公寓内,其一楼还装有门禁系统。3人中,陈某负责收货、打包和寄送,范某和翁某则负责联系客人,每天下午6点多,3人会准时到附近饭店吃饭。

  摸清了犯罪嫌疑人范某等人日常活动轨迹、具体落脚点等基本情况后,湖州公安决定在3人一同去吃饭的路上收网。

  然而,抓捕当天却出现了意外。

  “当时我们看到范某和翁某下了楼,负责打包的陈某却迟迟不见踪影。”陈东等人当即决定,先对范某和翁某进行抓捕,再去仓库将陈某拿下。

  “我们坐电梯去到仓库,强行破门失败后,透过门上的猫眼发现里面并没有灯光,我的直觉就是要么逃跑了,要么躲起来了。”陈东立即打电话给守在楼下货运车的民警,谨防陈某逃跑。接到电话没多久,犯罪嫌疑人便出现在楼下。正在货车旁值守的民警,迅速上前将其按倒在地,打包好准备装车的假药撒落在路边。“公寓里有三四部电梯,我们可能就是因为电梯与犯罪嫌疑人擦肩而过。”陈东说。

  事后,据范某交代,如今越来越多人特别是女性认同美容针,都希望付出最小的代价来换取美丽。但在大医院手术不仅预约的人多,而且价格昂贵,这让她看到了商机。

  “与我们联系的下线客户达3000多个,每天至少有30多箱货发往全国各地。”范某透露,自己也常常提心吊胆,知道迟早会有部门来查,但是面对暴利,她还是收不住手。

  外包装复制正品二维码

  6月6日上午,在安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处仓库里,记者看到了公安机关追查到的部分假冒伪劣药品,整整堆满大半个仓库。记者注意到,在冒牌货美容针的外包装上,都印有规范的条形码和二维码。当用手机扫上面的二维码时,显示出的竟是正规产品的介绍和价格。

  “这一点非常具有混淆性,不少消费者觉得外包装上有二维码肯定是能查到的正品。”安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稽查大队副大队长董军说,事实上,药品本身均没有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国药准字,安全性根本得不到保证,其风险也可能是致命的。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在调查过程中,他们也接触到部分受害人,这些受害人在使用了这些假冒美容药后,有的出现皮肤过敏、肿胀、肌肉萎缩等症状,有的甚至出现全身中毒的现象。

  “大多数顾客买了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后,发现不了有啥异样。”茗媛美容馆的翁某交代,“有顾客发现产品有问题后,会跟我们理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通常会马上给他们退款或者进行赔偿。顾客拿到钱后,往往会息事宁人。”

  这些伪劣仿冒产品数量实在太大,公安部门无法简单地对这些产品进行自行销毁。董军说,目前他们正在联系一些有资质的部门,通过科学的方式,对这些假冒美容药品进行化学销毁。(记者 王春 通讯员 郭楼儿 马俊杜烨)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