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马克思的影响从未离开——法国再掀马克思主义研究热潮

2018-05-06 12:01:16 来源:光明网 作者: 编辑:周怡琳

  光明日报驻巴黎记者 黄昊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法国思想界、学术界乃至经济界再次掀起了一股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热潮。

  马克思所在的19世纪虽已远去,但是马克思主义依然年轻而富有活力。历史已经证明,特别是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又一次证明,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是对的。面对当今世界面临的种种挑战,人们仍期待从马克思著作中寻找良方。

  马克思主义研究热潮再起

  今年2月17日,法共《人道报》在巴黎举行马克思主义论坛,讨论马克思主义是否可以为当今社会所面临的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贫富差距日益加剧、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等问题的解决带来答案。此次论坛也开启了法国共产党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系列活动序幕。

马克思的影响从未离开——法国再掀马克思主义研究热潮

图为当年位于巴黎圣奥诺雷街的雷让斯咖啡馆。资料图片

  为期一天的论坛在两个会场同时举办了多个主题讨论会,讨论会的主题包括“马克思主义与生态环境”“阶级斗争与社会不平等”“马克思与新社会”“马克思与法国”等等。论坛吸引了数千名听众,他们中有上了年纪的法共成员以及长期参加工会活动的积极分子,也有不少年轻人,无论是失业者还是带薪者,期待着马克思主义能给今天的社会问题的解决带来答案。

  法共旗下的加布里尔·贝里基金会主席阿兰·奥巴迪亚是一名老共产党员,曾经多次应邀前往中国参加马克思主义讨论会,在被法媒问到如何看待今天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范围内掀起的马克思主义热时,他表示:“我认为这是十分重要的,因为中国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国家,中国有意深化研究共产主义,并且将它与今天社会演变相连接,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

  4月26日,在法国的各大书店上架了名为“马克思,法兰西的激情”的著作。书籍一经出版,就在法国马克思研究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这本书的编者迪康热向媒体表示:“马克思是法兰西的激情所在,因为他在思想界和政治界拥有着特殊的地位,当时他对法国非常感兴趣,对他来说,法国的大革命和当时发生的一切都非常重要。”

  此间有专家表示,不仅在法国,还在很多西方国家,马克思主义研究热潮再度兴起。至少在法国知识界,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分析正在重新成为学者们研究的对象。当前,法国的马克思研究主要是把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研究重新拿出来,与今天全球化条件下的资本主义进行比较和对照。他们发现马克思的思想并没有过时。至少到目前为止,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描述都是正确的。马克思曾认为资本主义在完全充分发展之后,就会在其自身的发展中走向消亡。这一消亡究竟意味着什么,也是现在很多学者所关注的。

  在巴黎的青年岁月

  1843年10月到1845年2月,马克思居住在巴黎,政治经济学开始成为他研究的重点,为他撰写《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重要著作奠定了基础。当时马克思和新婚妻子燕妮居住在位于塞纳河左岸,如今巴黎7区的瓦尼乌街23号。1844年5月,在窘迫的生活中,马克思与燕妮迎来了他们爱情的结晶,大女儿珍妮出生。之后,他们一家搬离23号。

  据记载,瓦尼乌街38号也曾是马克思一家的居所。在巴黎居住的那段日子可以说是马克思思想不断转变并趋向成熟的时期,他摒弃了不少前人的思想,并在此基础上逐渐形成了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为了记录自己新的理论,马克思在1844年4月至8月间撰写了《1844年哲学和经济学手稿》(也称《巴黎手稿》)。这份手稿直到马克思逝世多年后才被发表。《巴黎手稿》被视为马克思科学世界观的开端,为他日后思想体系的形成提供了根据和源泉。

马克思的影响从未离开——法国再掀马克思主义研究热潮

卡尔·马克思 卢重光画

  在此期间,马克思与朋友卢格共同创办了刊物《德法年鉴》。他们希望以《德法年鉴》为武器,再次反对普鲁士国王,反对教会,反对一切旧秩序。《德法年鉴》仅仅在1844年2月29日发行了一期,马克思在其中的一篇文章中第一次使用了“无产阶级”这个词汇,立即引起了普鲁士当局的恐慌。据说,仅仅发行了2000册的《德法年鉴》在边境被普鲁士当局收缴了三分之一。很快,由于普鲁士政府的压迫,这本被恩格斯称为“第一本社会主义的刊物”停刊了。在《德法年鉴》诸多文章中,一篇名为《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的文章给马克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文章的署名是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当时的巴黎沙龙文化盛行,而咖啡馆更是社交的中心。无数的思想家和革命人士在这里交流和辩论各自的想法。1844年8月,马克思与恩格斯在位于巴黎圣奥诺雷街161号的雷让斯咖啡馆见面。从古典哲学、经济学到空想社会主义,再到欧洲工人运动,马克思与恩格斯在这里相谈甚欢,碰撞出许多思想火花。不过有记载显示,这次在巴黎的会面并不是他们二人第一次相见。早在1842年11月,恩格斯前往科隆,就与当时正任《莱茵报》主编的马克思见了面。不到两年之后,两人再次在巴黎相会,也就是雷让斯咖啡馆之约。这次会面后,两人缔结了延续一生的伟大友谊,开始并肩战斗,共同研究科学社会主义,共同撰写《神圣家族》批判青年黑格尔派主观唯心主义,深入阐述了历史唯物主义。

  在巴黎东部著名的拉雪兹公墓,马克思的大女儿、二女儿和两个女婿都葬于此地。马克思的两个女婿都称得上是巴黎公社运动的成员。大女婿龙格曾当选巴黎公社委员。二女婿拉法格积极参加了巴黎公社运动,并将马克思重要思想文献《法兰西内战》译成了法文。马克思本人未曾参与过巴黎公社运动,但是该运动却对他思想理论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马克思认为巴黎公社运动是对共产主义理论的一个有力证明。

  巴黎公社运动是发生在1871年的无产阶级运动。1871年5月28日,公社运动被镇压。两天之后,马克思在位于伦敦的第一国际总委员会上宣读了《法兰西内战》。在这部文献中,马克思全面阐释了巴黎工人斗争和巴黎公社运动的本质、原则、经验教训等,提出了一系列关于无产阶级国家政权建设的思想。

  马克思主义在法国的特殊地位

  自十八世纪中叶,在法国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专制制度及宗教神学的启蒙运动中,法国唯物主义应运而生。这在政治、思想、理论上为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作了充分的准备,并在世界近代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不仅如此,十八世纪法国唯物主义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形成也有着重要的意义。恩格斯曾说过,马克思主义是“十八世纪法国伟大启蒙学者所提出的各种原则的进一步的、似乎更为彻底的发展”。列宁也曾说过,马克思主义哲学“完全继承了法国十八世纪和德国十九世纪上半期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历史传统”。

马克思的影响从未离开——法国再掀马克思主义研究热潮

图为位于拉雪兹公墓的巴黎公社社员墙。资料图片

  在法国,马克思主义曾长期是左派政党的思想基础。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使马克思主义重回舞台,法国出现了很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政党。1981年,社会党党魁密特朗当选法国总统。他在竞选时提出“共同纲领”。然而,这一纲领很快遭到摒弃。如今,法国共产党在苏联解体后实施重塑改革,也放弃了社会主义思想,其提倡“超越资本主义”,但对共产主义的设计十分模糊,影响力大大减弱。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马克思主义重新得到重视。

  马克思是法国思想界不可跨越的桥梁。思想家或依赖于马克思的思想滋养,或成为马克思的叛逆,并由此成就了法国学界中的诸多思想对立:人道主义与结构主义、结构主义与解构主义、现代与后现代。但不管怎样,革命仍然是持续的理论主题。只是法国学界不再奢求“大革命”的到来,转而期待现有秩序中偶然的断裂所可能带来的影响,以此保持其对于美好未来的不懈追求。

  (光明日报巴黎5月5日电)

  《光明日报》( 2018年05月06日 08版)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