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南京“邮票富商被劫杀案”开庭 三人均当庭忏悔

2017-11-08 09:45:46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罗双江 编辑:郑珂

指纹比对。 抓捕犯罪嫌疑人现场。杨维斌 摄

  南京“邮票富商被劫杀案”上周开庭

  20年前犯下恶行的三个少年,如今一人已成富商;三人均当庭忏悔

  1997年7月,三个郑州少年在山东菏泽打闷棍抢劫致人死亡。1998年,他们在菏泽法院领刑。服刑多年后,他们先后因表现良好而提前获释。不为人知的是,他们内心深处还压着一个惊人的秘密。出狱多年后,他们的生活渐入正轨,有人还继承了家族的生意,开起了公司。但2016年12月,来自南京的警察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赵恩,生于1979年,如今的他脱发严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皮肤白皙,面相并不凶恶。

  樊军杰和祁刚均生于1981年,看上去都比实际年龄苍老一些。

  三人都在河南郑州长大,在他们进入青春期的年代,正赶上黑帮电影流行,赵恩等人也不好好学习,整日打架斗殴。尤其是赵恩,父母离异对他的心理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我爸现在的老婆是他第三任妻子。”

  初二转学后,赵恩和樊军杰成了同班同学。樊军杰喜欢研究邮票,赵恩渐渐也对邮票产生兴趣,比他们低一年级的祁刚因为家住得不远,也和他们一起玩。

  三个人从打架斗殴偷鸡摸狗开始,胆子越来越大,后来竟然发展到打闷棍抢劫。抢劫的对象很固定,都是邮票商人。原因很简单,那个年代倒腾邮票还挺来钱,赵恩和樊军杰研究这个,知道邮票商人手头多少都有点钱,所以盯上了这个群体。

  在山东抢劫杀人

  1997年夏天,赵恩偷自行车被他父亲发现,父亲气得要将他送到派出所,他吓得和樊军杰、祁刚一起逃到山东菏泽。

  到菏泽后,1997年7月28日,三人因为缺钱,又开始故伎重演,铁棍打头抢了当地一邮票商人的“大哥大”、现金和一些邮票,并导致对方死亡。之后,三人逃回郑州,把赃物分了。祁刚分到了那部“大哥大”,然后转送给一个朋友。

  正是通过这部“大哥大”,菏泽警方找到了祁刚的朋友,祁刚的朋友则把菏泽警方追来的消息透露给祁刚。得到消息后,祁刚等人逃离郑州来到南京。

  逃到南京再次作恶

  来南京后,按照抢邮票商人的老套路,他们于当年8月16日下午在玄武区陆家里用钢管迎面一棍,将在大方巷邮票市场做完生意回家的富商乔某某击倒在地,并将其捆绑在自行车后座,他们将装有现金和大宗邮票的密码箱劫走,后乔某某因颅脑严重损伤死亡。

  作案后,三人迅速打车过大桥去了江北,在珠江镇下车后,在路边拦大巴去了安徽合肥,又从合肥回了郑州。回郑州后,三人买了个保险箱,把从南京、菏泽抢来的邮票都锁在里面,后来又拿出来变卖了一部分。

  之后,三人又逃到广东,找人做了假身份证,准备转道广西偷越国境到越南去避风头,结果被循踪而至的菏泽警方抓获。

  警方起获保险箱后发现了几万块钱和部分邮票,并将邮票发还给了菏泽的受害人。

  1998年,菏泽中院认为赵恩等三人构成抢劫、抢夺罪,其中郑州3起,菏泽1起。由于在菏泽作案时赵恩不满18周岁,而樊军杰、祁刚才15周岁,均为未成年人,按照刑法规定,三人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18年和13年。

  埋藏19年的秘密终于暴露

  在被菏泽警方抓获后直到判刑坐牢,他们出于恐惧,始终没有交代在南京作案的事实。

  坐牢期间,赵恩等三人表现非常好,老老实实改造,不敢有任何造次,生怕有个闪失再把南京的事情牵出来。因积极改造表现良好,赵恩、樊军杰、祁刚三人都获得减刑,分别于2012年、2009年、2005年被提前释放。

  再说南京警方这边。当年案发后,玄武警方在案发现场一个塑料袋上提取到了指纹,并在现场提取到了钢管等重要的痕迹和实物证据。经走访多位群众,警方得知现场有3名可疑的年轻男子。但限于技术条件一直未能锁定三人,此案渐渐成为积案。

  多年来,南京警方跑遍了全国30多个省区市,但因为人工比对指纹效率太低,都没能比对出嫌疑人身份。随着全国各地警方建立起指纹库进行自动比对,指纹比对效率极大提高。2016年9月,案发现场提取的指纹被系统比中,显示与祁刚的指纹吻合。2016年12月21日冬至日上午9点多,祁刚被南京警方抓获。

  祁刚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件事这么多年一直在我心里堵着,我彻底讲。”4个多小时后,同案犯赵恩和樊军杰也在家里被抓获。赵恩等人此时才知道,当年他们那一棍,直接要了那位南京邮票商的命。

  据南京警方侦查阶段的调查,祁刚2005年出狱后,继承家族产业做起了生意。樊军杰和赵恩相继出狱后,都去投靠祁刚。祁刚出资给樊军杰在开封开了一家超市,和赵恩则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祁刚还帮赵恩还过不少赌债。某种程度上,祁刚是赵恩和樊军杰的提款机,但他有把柄在他们手上,只能一次次付出。

  庭审一整天

  三人再次走上审判席

  公诉人:应按照新罪独立判处

  上周,此案在南京开庭。对赵恩等人的庭审进行了一整天,法庭花费大量时间审查三人当年在作案过程中的具体分工和作用。

  作为检方指控的主犯,赵恩说,他们三人不管做什么事都是商量着来,不存在谁安排谁的问题。“我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那一棍确实是我打下去的,我愿意承担我的罪责。”樊军杰和祁刚则给出了不同的说法。他们表示,自己当时什么都听赵恩的。辩护人还认为,在南京的犯罪本应和菏泽合并处罚,因其已在菏泽受过刑事处罚,请求法院从轻判处。

  庭审中,公诉人拿出了当年警方在现场提取的钢管,作为重要物证予以出示。记者看到,这根钢管是实心的,很沉。

  公诉人表示,因三被告人在1997年9月30日(1997年3月曾修订刑法,10月1日起才施行)之前犯罪,应适用1979年刑法有关规定,而因其在菏泽被抓时没有交代南京的犯罪事实,且菏泽的刑罚已执行完毕,他们已经失去了合并处罚的机会,只能按照新罪独立判处,请法庭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给予相应的判罚。

  在刑事附带民事的审理中,受害人家属提出了800万元的赔偿请求。三被告人均对受害人家属表示了深深的忏悔,并称愿尽全力进行赔偿。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将择日宣判。

  紫牛新闻记者 罗双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