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宠物服务应严谨 宠物死亡或走丢机构有错当赔

2017-08-27 10:53:52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姜东良 编辑:周怡琳

  宠物服务亦应严谨致死走丢有错当赔

  随着现代生活中饲养宠物家庭的增加,各种提供宠物服务的商业机构也随之增加,除了宠物医院外,还有诸如宠物洗澡、宠物寄养等各项经营服务。然而,在为宠物提供服务过程中,由于宠物死亡、走失等原因而引发的纠纷也频繁发生。

  从法律角度而言,顾客把宠物送交宠物服务机构,无论是寄养、治疗还是美容,都在事实上与宠物服务机构形成了一种合同关系,双方都应当依照约定或者诚实信用原则认真、妥善的履行自己的合同义务,如果存在过错并给对方造成损失,就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从本期案例来看,与宠物服务机构相关的纠纷大多是由于宠物死亡或者走失所引发。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在本期的一个案例中,顾客伊某将斗牛犬送到李某的宠物店中洗澡。送去时,宠物并无异样,谁知第二天开门时发现宠物死亡。就赔偿问题诉至法院,法院审理后认为,宠物店对事故发生存在过错。经调解,李某赔偿伊某7500元。

  目前,与宠物服务相关的规定还不完善,有关部门应当总结实际生活中出现的问题和纠纷,抓紧制定相关规定,使宠物服务市场更加规范和有序。同时,在服务过程中,无论是顾客还是宠物服务机构,都应当增强法治观念和证据意识,出现意外情况及时协商处理,尽量避免矛盾激化。

  (胡勇)

  斗牛犬寄养期间莫名死亡

  □本报记者 姜东良 本报通讯员 刘歆鑫 吕佼

  李某经营的宠物店提供洗澡、注射和寄养服务。2016年7月5日,老顾客伊某将斗牛犬送到店中洗澡。送去时,宠物并无异样,双方约定下午5点接走。但伊某因公临时出差,便微信通知李某寄养小狗至次日上午9点。谁知第二天开门时,李某发现宠物死亡。

  伊某接到通知后伤心不已,认为宠物死亡系李某安置不当、屋内温度过高导致。为了防止尸体腐烂,伊某及时将宠物予以火化。事后,李某很内疚,虽未直接承认过错,但同意另行赔偿一只泰迪犬。但几经挑选,伊某都没有中意的,最终拒绝接受领养泰迪犬。此外,伊某提出1.5万元的赔偿请求。

  对此,李某并不同意,他认为自己并无过错,同时认为伊某的宠物本身健康有恙。双方僵持不下,伊某起诉至法院,索要赔偿。

  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认为,宠物狗已经火化,无法进行尸检、确定死因,但双方认可接收时小狗并无异样,故法院认定宠物健康,宠物店应履行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确保宠物安全,对事故发生存在过错。庭审期间,伊某提供证据证明斗牛犬市场价格为1.5万元。

  据此,法院综合案情后一审判令李某赔偿伊某1.5万元。宣判后,李某不服,提出上诉。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二审期间,结合李某在事故发生后自愿赔偿伊某的事实,对其应当担责的部分进行了释法,经调解,双方一致同意李某赔偿伊某7500元。

  法官庭后表示,当前宠物服务市场尚未建立健康跟踪确认制度,因此宠物店接收宠物时必须同客人共同确认宠物是否健康,避免今后发生纠纷。事故发生后,应及时保留沟通证据如微信聊天记录、电话录音等,以备争议发生时,提供证据证明主张、分清违约责任。此外,目前市场上的宠物寄养行业暂无相关行业规范,导致每家寄养中心的服务水平和质量也存在差别。少数寄养中心在接受宠物时,甚至无需提供接种疫苗本,如果有病狗入住,将存在集体感染的危险。法官提醒,正规的宠物寄养中心一般需要宠物主人提供宠物疫苗接种本、签订寄养协议;好的寄养中心一般都是一犬一笼,统一喂食,每天定时遛,只有符合以上条件的寄养中心才能真正照顾好寄养的宠物。

  波斯猫注射疫苗不幸毙命

  □本报记者 黄洁

  主人带猫到宠物医院注射疫苗,离院不久后宠物猫死亡。为此,猫主人将宠物医院告上法院,请求赔偿。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审结了该起财产损害纠纷案,医院须向猫主人赔偿相关损失2000元。

  2015年7月,郑某到博望医院为其宠物猫注射疫苗。当日11时06分,医院工作人员对猫完成注射;11时44分,郑某带猫离开医院。但离开后,发现宠物猫躺倒、口吐白沫,遂立即返回医院抢救。尽管医院采取了一系列抢救措施,但宠物猫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后,双方因赔偿问题协商未果,郑某将博望医院诉至法院。

  郑某诉称,博望医院诊疗人员郭某的兽医师执业证发证日期是2015年9月9日,在给猫进行诊疗服务时还未获得北京市兽医执业许可。此外,医院在给猫注射疫苗前并未告知少数个体会在注射疫苗后出现休克等过敏反应,故应对猫的死亡负有全部责任。郑某要求医院方面赔偿其宠物猫购买、饲养及火化的费用共计39380元。

  对此,医院方面辩称,他们的诊疗行为规范,并无不当。郭某于2015年7月向相关部门提交审核材料,直至9月才下发证书;郑某的宠物猫品种属波斯猫,系心肌病多发品种,且疫苗属于会引起过敏型反应的物质,故猫的死亡与诊疗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不应担责。

  法院一审审理后认为,关于兽医师资质问题,因博望医院工作人员郭某在为宠物猫实施疫苗注射时并未取得兽医师执业证,违反了动物防疫法的相关规定,因此认定兽医师存在不具备执业资质、未在注射前就进行风险告知等过错。但从过错内容看,均属工作瑕疵范畴,故博望医院仅应就其工作瑕疵对宠物猫注射疫苗后的死亡承担一定的责任。

  关于郑某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法院一审认为,因根据法律规定,精神损害赔偿原则上限于自然人的人格权和身份权受到侵害的情形,特殊情况下对于“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受到侵害时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法院根据郑某饲养宠物的时间长短等因素考虑,对精神赔偿诉求不予支持。

  因宠物猫的购买和饲养在市场上并无固定价格,且郑某亦未提交证据证明,故法院将参照市场价格,结合博望医院过错程度,一审判令博望医院赔偿郑某损失2000元。

  郑某不服一审判决,认为原审判决事实认定不清,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称宠物猫是通过网络购买,没有发票,但有汇款凭证及卖家证言,原审对宠物猫的价值认定有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北京一中院经审理认为,郑某提供的出售人手写证明中的出售人陈某并未出庭,对其证言的真实性无法进行核实,转账记录在一审期间就已提交法院,但相关证据无法证实宠物猫的购买价格。一审法院参照市场价格,结合博望医院过错程度,对于赔偿数额酌情认定并无不当。据此,法院终审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诊所看管不严致犬跑丢

  □范天娇 王路阳 王鹏

  2016年10月30日上午,市民种先生发现家养的泰迪犬“宝宝”身上有疑似皮肤病症状,便叫女儿带“宝宝”去一家宠物诊所就诊。

  种先生称,该诊所医生说“宝宝”身上存在螨虫,要先洗澡。因该宠物诊所顾客较多,女儿将“宝宝”寄放在诊所后离开,但后来接到医生打来的电话称,小狗从宠物诊所跑了。种先生及家人立刻前往诊所,调取监控视频显示当天下午2点50分左右,小狗从诊所跑出后,一直搜索未果。

  种先生称,自己非常宠爱“宝宝”,在其身上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费用,每年饲养成本大概是3000元。因为和“宝宝”感情很深,它的丢失给自己和家人造成很重的心理负担和精神打击。

  于是,种先生以宠物诊所侵权为由,将诊所及医生起诉至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要求宠物诊所赔偿其经济损失、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2.2万余元。

  对此,宠物诊所表示,诊所工作人员开笼子时,狗跑出来咬人,所以没有人抓得住,不是故意放走的,且种先生没有在诊所办理相关手续、支付相关费用,因此诊所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该案开庭审理后,经法院向双方当事人释法后,双方最终达成一致调解意见,由宠物诊所赔偿种先生5000元。

  车辆通风不畅致狗中暑

  □本报记者 黄洁

  邵先生家饲养了一只萨摩耶和一只德国牧羊犬,从2008年起,邵先生就定期将两只狗送到附近的一家宠物店进行洗澡、美容护理。有一次,邵先生联系宠物店,让他们派车前来将两只狗拉到店中进行护理。但两只狗被拉走后不久,邵先生接到电话,称两只狗中暑。因工作脱不开身的邵先生希望宠物店先帮忙进行抢救,但等宠物店联系到医生赶来时,两只狗不幸死亡。

  事后,邵先生认为,当天室外的气温高达39摄氏度,但宠物店将两只狗关在后备箱里进行运送。并且宠物店距离其家不过15分钟车程,宠物店却在意外发生近40分钟后才通知自己,导致两只狗因中暑死亡。

  邵先生表示,这两只成年犬在狗市的估价在3万元以上。因此,邵先生向宠物店索赔财产损失4万元,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两万余元。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认为,宠物店的改造车辆存在安全隐患,通风不畅,且室外气温过高,导致两只犬中暑死亡,理应赔偿邵先生因此产生的财产损失。但邵先生并没有提供有效证据证明事发时两只犬的实际价值及存在的增值价值。

  据此,法院参考其购买时的价值、宠物犬的种类及市场价值,酌情确定德国牧羊犬的价值为8000元,萨摩耶犬的价值为5800元,判令宠物店赔偿邵先生两只宠物狗共计1.38万元,并返还美容服务费,赔偿抢救费用。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