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迎着高温,那些“最美的人”

2017-07-15 01:13:41 来源:新华社 作者:魏一骏、鞠焕宗、颜之宏、付瑞霞、邬慧颖 编辑:何冰

  新华社北京7月14日电 题:迎着高温,那些“最美的人”

  新华社记者

  高温炙烤,气温甚至突破40℃。

  14日15时许,杨威擦了擦鼻梁上的汗水,戴上墨镜,带着检修工卡,来到刚刚入坪的空客320旁,开始检修工作。

  入伏后,像杨威一样,一群平凡的身影顶烈日、迎热浪,用汗水浇灌城市之美。

  140℃!机务维修80℃是“预热”

7月13日,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杨威检查一架飞机的轮胎。新华社记者 黄宗治 摄

  灼热的阳光让人望而却步,大地蒸腾着暑气。作为杭州机场机务维修保障部维修主管,杨威和同事的工作就是对抵达的飞机进行全面检查,确保下一次飞行安全。

  记者看到,空客320系列机型检修工卡长达9页,上有60多个子项目,需要约50分钟检查完23个点位。

  即便是工作一会儿,汗水不断渗出杨威刚刚擦干的额头。他指着飞机前部的电子设备舱通风口说,从这里吹出热风有80℃,算是一次小小的“预热”。

  “发动机后方的空气可达140到160℃,机务维修人员对涡轮叶片等部位检查,至少要在这个位置站2分钟。”杨威说,为检查轮胎,他甚至需要移开被炙烤得有些烫手的轮档,趴在滚烫的水泥地面上查看。

  “中午和傍晚到达的航班比较多,我们常常没有时间吃饭,每人每天微信的步数有3万多。”杨威说,飞行的安全离不开每一个在背后默默付出的人的汗水,“我们要确保每一架飞机安全起降。”

  引航1次,站甲板上“暴晒”半小时

7月13日,厦门港引航站高级引航员杨其猛在巴拿马籍货轮“海丰马卡萨”驾驶舱外顶着烈日下达引航指令。新华社记者 林善传 摄

  “Dead slow astern(微速后退)!”杨其猛在驾驶舱外的左舷处下达着引航指令。13日12时35分,烈日将甲板烤得滚烫,老杨却岿然不动,双目死死盯住缓缓缩小的船岸间隙。

  拥有26年引航经验的杨其猛是厦门港引航站的高级引航员,他正在对一艘巴拿马籍货轮“海丰马卡萨”引航。当引航员登船后,就获得了船舶的实际指挥权,因此老杨的工作更像是一名“巨轮指挥官”。

  入伏后,厦门气温达35℃,而且湿度高。虽然货轮驾驶室内有空调,但为了获得更好的靠泊视野,杨其猛不得不站在驾驶室外的甲板上下达操作指令。不到5分钟,驾驶室外的气温计指向45℃,脚下的甲板温度更是接近70℃。

  在这样的高温环境下,杨其猛一站就是近半小时,汗珠顺着额头和脸颊往下淌。

  “海丰马卡萨”货轮顺利靠泊在了厦门海天码头的11号泊位上。和船长握手告别后,满身是汗的他顾不得擦干汗水,奔赴下一个引航任务。

  入夏取消假期,电力巡线活干完又到凌晨

7月14日,在北京市昌平区分水岭村附近的山区,国网北京昌平供电公司十三陵供电所运维班的一名巡线工在进行巡检。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14日正午,十三陵供电站运维服务班班长孙长红一行4人行进在北京北部的山区里,巡查电力线路。

  “几天不砍这些杂草,这条路就没了。”孙长红一边和记者聊天,一边用镰刀费力地将沿途的枝枝蔓蔓砍掉。

  为了防止意外情况,他们戴着安全帽穿着棉质的长衣长裤。雨后的空气湿热潮闷,让人极不适应。记者才走了一小会,就已经衣服湿透。而服务班的师傅们健步如飞,早已爬过了另一座山梁。

  “我们4人的运维服务班承担着十三陵地区150多公里高压电力线路的巡查维护工作。每天最少要走20多公里山路,有的时候饭都顾不上吃,往往活儿干完了就到了凌晨。”在这里工作了31年的孙长红,一到夏天就取消掉所有假期。“4天没回家了,家里的事儿一点都顾不上。”老孙对家里不无愧疚。

  走了几十分钟,翻过一座山梁,他们终于到了一个巡查点,顶着刺眼的阳光,孙长红用望远镜认真观察导线、杆塔的每一个细节,将可能侵线的树木植物清除干净,认真地把巡查情况登记在本子上。本子都已经湿透了,而汗水早就在工服上留下一片片的白色汗渍。

  “这活儿不能马虎,一出问题就是上万家用不上电。”一个巡查点完成了检查,孙长红他们又匆匆地转向了另一个山头。

  给列车“搓澡”,抱40斤水管来回走上25公里

7月14日,洗车工顶着烈日清洗一辆列车。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热浪席卷。在南昌铁路局南昌客运段,列车之间没有任何遮阳,空气仿佛更加闷热。

  十几位洗车工戴着斗笠或安全帽,身穿长衣长裤,脚穿着套鞋,手拿着水管和刷子,正顶着烈日给客运列车“搓澡”。

  南昌客运段的一个洗车班组一般由10个人组成,刷车厢、冲洗、防护,各有分工。在工人们休息时,记者看到,常年顶着烈日作业,洗车工就算戴着帽子和袖套,皮肤也被晒得黝黑,而穿着套鞋的双脚,却被汗水泡得雪白。

  清洗一节车厢的一个面需要两分半钟,18节的一列车的两面就需要一个半小时。“一个班组每天要清洗4-5列车,工作7个小时。”59岁的洗车工余国勇说。

  由于作业时得经常与坚硬的道砟、滚烫的地面接触,余国勇的套鞋经常是穿了两个多月就破。

  “我洗车12年了,可别看给列车‘搓澡’简单。”他指着冲水皮管说,一趟车要洗两个面,冲水皮管要穿过车底和水阀进行对接,衔接不够快的话,就会影响洗车进程和列车出库时间。

  每天负责冲洗,余国勇抱着40斤的水管来来回回要走上25公里。“现在新车越来越多,清洗标准也提高了,看着列车干干净净出库,大伙儿苦点累点,心里也舒服!”他拿起一小瓶藿香正气水,一口喝下。

  温度计险“爆表”,只为工程如期

7月13日,工人唐子友在项目暗挖隧道内作业。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三秦大地骄阳似火。13日正午时分,西安气温高达39℃,空气裹挟着热浪扑面而来。

  下午1时许,在西安市高新区的地铁六号线锦业二路站建设工地,这里正在进行地铁车站主体结构顶板施工,车站主体结构下个月有望封顶。烈日下,仍有7、8名工人在地铁车站施工面进行钢筋绑扎作业。

  41℃、42℃、45℃……记者拿出总刻度50的温度计险些“爆表”。

  45岁的冉忠库右手拿着钢筋钩、左手拿着铁丝,将钢筋整齐有序地绑扎在一起,为下一步的混凝土浇筑工作打好基础。“太阳一晒,钢筋烫得不能用手直接摸,戴着厚棉布的劳动手套仍觉得烫手。”冉忠库说。

  6月至10月是施工的黄金期。“今天我临时加会班。”冉忠库说,高温天项目部安排下午3时上班。

  天确实热,“但宿舍有空调,项目部给我们准备了绿豆汤、西瓜……”他满是汗水的脸上闪着一丝笑,“工地上也备着防暑降温的药品和饮品,设置了降温喷雾。”

  “项目工期比较紧张,我们得抓紧,好让地铁早日开通。”冉忠库说着,手不由自主地加快了绑扎动作。(记者魏一骏、鞠焕宗、颜之宏、付瑞霞、邬慧颖)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