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杭州一协警倒在家门口 工作17年身上20多处伤口

2017-07-11 10:05:40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 编辑:李柯影 实习生 郑珂

  昨天上午,杭州城北一处老式筒子楼的5楼,孙宇晶家狭小的家里挤进来20多名记者,长枪短炮。

  这一天,距他离开这个人世已经过去了100多天。

  孙宇晶的妻子孙蓓,替他从领导手中接过了“一等治安荣誉奖章”。

  孙宇晶的照片供在客堂间的饭桌上,妻子把他多年来获得“杭州市治保先进个人”、“查缉能手”等的荣誉证书放在桌子上。孙母面对着记者们,极力保持着平静,缓缓说起自己的儿子,陪同的警员也一次次红了眼眶,但是掩饰着擦汗。

  大家都保持着得体的克制,但是心里的悲伤是一样的:37岁的孙宇晶已经去世一百多天了。这个家庭,上有老、下有小的,漫长的未来,怎么办?

一步之遥

  37岁的他倒在家门口

  2017年3月7日傍晚5点左右,孙宇晶的生命定格之时。

  那一天恰如他十七年来的每一天:早晨6点起床,匆匆赶去汽车西站上班;傍晚5点多,匆匆回家,陪伴孩子晚餐和学习。

  孙宇晶的妻子孙蓓是一名护士,经常上夜班。

  孙宇晶的岳父说,正因为亲家的身体不好,所以他们从老家来到杭州帮小夫妻带孩子。孙家只有两室一厅,一间卧室住了孙宇晶夫妇和两个孩子,儿子9岁、女儿3岁。

  孙宇晶的爸爸妈妈只能把自己的卧室腾出来给亲家住,自己搬出去,在附近租了房子。

  “他是个孝顺的孩子,自从我们搬过来带孩子,他每个月都硬塞给我们2000元,说是伙食费。”丈人抹着泪,“我知道他没几个钱的,他一个月总共也就这么几千块收入。”

  就是那一天,幸福画上了句号。

  邻居惊叫声起,岳父岳母抱着孩子冲出房门,看到了倒在走廊上的孙宇晶。

  他离家门口只有一步之遥。3个小时后,医生宣布抢救无效。

  反扒17年

  身上留下20多处伤口

  孙宇晶工作的单位换过三次,但是工作内容基本上没变过:反扒。

  1999年,孙宇晶高考失利,2年后他通过自学考试拿到了大专文凭,同年还考上了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反扒队。

  面试的时候,考官问了孙宇晶一个问题:你为何来?孙宇晶的回答是:“我喜欢。”

  2001年6月,孙宇晶正式成为一名反扒队员。

  孙妈妈至今还珍藏着一张从《钱江晚报》剪下的照片新闻,尽管塑封了,纸也已经泛黄。

  刊登于2001年10月4日《钱江晚报》:图片上一名眼部打马赛克的壮硕男子,正押着盗窃嫌疑人。

  图片说明是这么写的:昨天下午,在人潮涌动的杭州少年宫附近,两名正要下手行窃的小偷,被身后的两双大手一把擒住,人赃俱获。

  孙妈妈记得,这是儿子参加反扒工作后抓获的第一个扒手。

  虽然未露真容,但那确实是儿子啊,抓贼的英雄。

  那天儿子回家着实夸耀了一番,她也特自豪。

  2002年,刑侦支队反扒队划归交通治安分局刑侦大队。

  2004年5月,汽车西站派出所挂牌成立,第一任所长陈天喜亲自点将,筹建阵容共6名民警和1名协警。这1名协警就是陈天喜从反扒队挖来的孙宇晶。

  2015年12月,汽车西站派出所划归西湖区公安分局,成了留下派出所汽车西站执勤点。

  孙宇晶依然在做这份他喜欢的工作,但是身上多了大小伤口20多处,其中刀伤2处,一处在腰,一处在腿。

这位女士停车10分钟后,电动车被盗,孙宇晶(左)跑了很远的路,和民警一起追回被盗的电动车。

  最后一句话:

  明天我们把整治工作再商量下吧

  孙爸爸曾考虑过让孙宇晶换个工作,一来反扒工作太危险了,孙宇晶已经干了十七年;二来孙宇晶是独生子,老人怕他出意外;三来家里的四位老人和一个孩子都患重病,经济压力实在是很大。

  这个家庭,上有老,下有小,一点都承担不起风险。

  结果,还是大家都支持他继续做这份喜欢的工作。

  “儿子胖,大家都叫他胖子,在我眼里儿子有福相。实在是没想到……”坚强的老太太一字一句地说,“追悼会那天,单位领导、同事和朋友来了200多人啊。”

  大家都很意外。

  3月7日早上7时15分,孙宇晶到岗,在民警带领下在汽车西站旅客下客区巡逻执勤盘查人员80余人次。

  11时许,孙宇晶到西站门口的“西湖一号”岗亭进行值守。

  12时,孙宇晶和同事整治西站周边秩序,处理违规推广电信业务小店1个,协助交警劝离违章停车10余辆,热心帮助群众指路、带路30多次。

  14时许,孙宇晶和同事继续巡逻。

  15时许,汽车西站左侧出租车上客处有人非法拉客。孙宇晶一出现,对方四散奔跑,孙宇晶追出五六百米后,感到胸闷、气短,回到岗亭休息、继续值守。

  15时30分许,身体越来越不舒服,脸色差到大家都看得出了,孙宇晶才向带班民警请假并获得同意。

  离开前,孙宇晶还不忘对民警刘先波说:“刘队,近期车站周围黄牛拉客现象又猖狂起来,明天咱们把整治工作再商量一下好吗?”

  谁都没有想到,这普普通通的一天,是他的最后一天。

  这平平淡淡的一句,是他的最后一句话。

孙宇晶的妻子孙蓓,替他从领导手中接过了“一等治安荣誉奖章”。

  儿子心中最勇敢的爸爸

  从此没有再回家

  扒手有多可恶,抓扒手的便衣就有多神勇。

  孙宇晶干活很积极,他的技能点远远不止“反扒”。

  西站派出所第一任所长陈天喜记得:孙宇晶10多年来建立了自己的资料库,除了入库的400多张脸,还有汽车西站周边的不法商贩、拉客黄牛、恶意乞讨人员的第一手信息。

  西站派出所第二任所长倪晓杭记得:孙宇晶4年里协助民警抓获犯罪嫌疑人180余名,移诉犯罪嫌疑人160余名。

  西站派出所第三任所长应为民记得:6年里孙宇晶不但多次抓获扒手和骗子,还经常查获毒贩,协助民警破获重特大运输毒品案件5起,缴获各类毒品2000余克。

  “公安工作没有上班8小时的说法,经常有突发情况,接到一个电话他就出门了。”妻子孙蓓回忆说,去年下半年的一个凌晨,2点多孙宇晶被一个电话叫起来。出门前,他什么也没对家里人说。

  一天后,他疲惫不堪地回家,妻子本以为他会倒头大睡,但没想到的是,他拿着手机,给妻子和儿子一起放了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摇摇晃晃,是民警一边跑一边用手机拍的,画面中一直没有出现任何警员的头和脸。

  “我们今天去抓毒贩了!”孙宇晶告诉儿子,“你爸爸今天厉害了,查到了2公斤的毒品!”

  儿子激动地问爸爸:“哪里哪里?哪个是你?”

  孙宇晶指着画面里一个连上半身都没有露出的身影说,“这个就是爸爸!你看、你看,我从他身上掏出了一个茶叶罐!这个罐子里,全是冰毒,后来称了称有2公斤!”

  儿子听到爸爸这么勇敢,给老爸鼓起了掌。

  孙蓓说:“我并不需要他获得什么奖励和荣誉,我一直关心他的安全。”

  可如今,替他从领导手中接过这枚“一等治安荣誉奖章”的是妻子孙蓓,而孙宇晶不会再回家了。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