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熊猫爸爸”陈玉村:“巴斯”是我的孩子 我想陪她走到最后

2017-06-05 17:13:34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张群 编辑:李莎宁 实习编辑 彭笑予

  陈玉村:“巴斯”是我的孩子 我想陪她走到最后。剪辑:杨茜

陈玉村为大熊猫“巴斯”打针。受访者供图

  “大熊猫20岁相当于人类80岁,‘巴斯’今年37岁了,她老了,我想陪她走到最后。”福州(海峡)大熊猫研究交流中心主任陈玉村今年74岁,从事大熊猫研究已经42年之久。

  “熊猫爸爸”,是人们对陈玉村的尊称,这不仅是因为他长期从事大熊猫研究工作,更是因为他对大熊猫如同亲生儿女般的照料与呵护,而大熊猫“巴斯”就是他一生的骄傲与自豪。

  半路出家初触大熊猫高温成大难题

  事实上,陈玉村在从事大熊猫研究工作之前,曾有八年时间在军队负责军马研究和部队农场工作。

  1975年,陈玉村被委任到福州动物园工作。“当时福州动物园的基础设施条件差,占地面积不大,没有可输出的珍贵动物资源。”陈玉村告诉记者,基于这三个原因,动物园的建设水平很难提高。为此,陈玉村到全国各地进行了三个月的考察后,决定向国家申请大熊猫,并成立福州大熊猫研究中心。

2017年1月,世界纪录认证公司为“巴斯”颁发“世界上现存最长寿圈养大熊猫”的证书,陈玉村(左二)代领。受访者供图

  1977年2月,在国家林业部的批准下,陈玉村成功从甘肃文县白水江自然保护区领回两只大熊猫,从那以后,他便开始了长达40年的大熊猫保护与研究事业。

  “之前从未接触过大熊猫,也没有课程和书籍进行参考,完全不懂该怎样照顾他们。”陈玉村说,半路出家的他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然而,刚把大熊猫从甘肃领回福州后,陈玉村就遇到了一个大难题。“冬季的大西北气温零下几十度,但是福州的气温却是在零上,而一到夏天气温持续在30度以上,甚至能达到40度。”陈玉村说,大熊猫承受不了高温的炎热,索性四只腿摊开趴在水泥地上休息,但还是气喘吁吁,吃不下竹子,还经常闹肚子。

  上世纪七十年代,国内空调还未普及,电风扇的降温效果并不明显。“我们运输了2卡车冰块铺在大熊猫的房子里,他们能舒服一时,但是因为趴在冰块上睡觉,他们的心脏都是冰凉的,非常容易感冒。”陈玉村说,这并非长久之计。

  后来,大熊猫又被转移到地下室饲养,地下室虽然气温维持在20度左右,但是非常潮湿,几个月后,大熊猫得了关节炎。

  申请饲养大熊猫的过程异常艰难,申请成功后的陈玉村十分高兴,但是当难题摆在面前时,他感到责任的重大和艰巨。后来,陈玉村想到应该尽量让大熊猫恢复到大自然的生存状态。

  为此,陈玉村跑遍了福州各处高山,并争取到当时福州市长的全力支持,最后在海拔970米的高山建立了鼓岭大熊猫避暑基地,“把大熊猫转移到山上的当天,他们就狼吞虎咽地吃竹子,食欲变得特别好。”陈玉村兴奋地说。

  “巴斯传奇”出访美国登亚运上春晚

大熊猫“巴斯”(右)被选定为1990年北京亚运会吉祥物“盼盼”(左)的原型。资料图

  1984年,陈玉村又向国家林业部申请了两只大熊猫,一只叫“巴斯”,一只叫“元元”。

  大熊猫属于猛兽,不容易跟人亲近,这使得照顾大熊猫、进行大熊猫科研等工作的开展十分艰难。对此,陈玉村率先在国内外同行中提出了通过驯化的方式,为大熊猫医疗、科研、科普及健康服务。

  “如果我给一个信号或命令,大熊猫就可以完成倒下、排尿等相应动作,那么我们就可以在不麻醉、不损害大熊猫健康的情况下进行测量体温、拍B超和X光、打针等的检查和治疗,而且所检测的数据也更加准确。”

  经过三年的努力,“巴斯”和“元元”一鸣惊人,受邀到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展览。“原本国务院只批准在美国待三个月的,但是由于大熊猫人气太高,又延长了三个月。”陈玉村介绍说,当时圣地亚哥人口只有100万,但是观看大熊猫的游客却高达250万人次,这恰恰说明了有些人去观看了很多次,当然还有一些外地游客,“来自夏威夷的居民需要坐6个小时飞机抵达圣地亚哥,然后花3个小时买票、2个小时排队,但最后却只能观看3分钟。”

  “有一些人甚至去过十次,还有人为了等待看大熊猫导致身体不适。”陈玉村回忆说,有位女子在排队时晕倒,被送到急救室,后来,陈玉村担心该女子的身体状况,便安排她站在第一排观看大熊猫,她十分感激又非常幽默地对陈玉村说:“幸亏今天晕倒了,不然还看不清楚大熊猫的模样,也看不了那么久。”

  看到“巴斯”在国外有如此高的人气,陈玉村甚是欣慰。不过,“巴斯”的辉煌并未止步于此,1990年,她被选定为北京亚运会吉祥物“盼盼”的原型,并于闭幕式当天受邀同39国记者见面,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国宝的独特魅力。

  命途多舛“我想陪她走到最后”

  “巴斯”生于1980年,今年37岁。

  “巴斯”的一生是传奇辉煌的一生,也是命途多舛的一生。正如陈玉村所说:“因为驯化,‘巴斯’被保护得很好,要不然,她都死过三四次了。”

“巴斯”晚年得了高血压,陈玉村(前排左一)为“巴斯”测血压。受访者供图

  2002年,“巴斯”得了白内障,生活被黑暗所笼罩。“国内外从未有人做过大熊猫白内障手术,也不知道大熊猫晶状体是什么样子的。”虽然有诸多顾虑,陈玉村最终还是选择让“巴斯”接受手术治疗,术后的“巴斯”能够感应到光线的存在。作为世界首例大熊猫白内障手术,这是一次巨大的成功,填补了大熊猫医疗史上的一项空白。

  “还有一次,‘巴斯’鼻腔出血严重,血都喷到墙上了,太吓人了。”回想起那揪心的一幕,陈玉村声音多了几丝颤抖和激动。陈玉村猜测是否是因为血压太高导致血管破裂,果然,经过仔细检查,他发现“巴斯”的右鼻腔内有破口,“巴斯”也因此被证实是世界上第一只被发现患有高血压的大熊猫,并得到成功治疗。

  “身体上有不适,大熊猫能感觉到,但却不能像人类一样能准确地表达出来。”陈玉村说,每当‘巴斯’出现新病情,他都十分紧张,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为“巴斯”治疗。

  2010年6月1日,几千名儿童抱着期待的心情来到福州熊猫世界看望“巴斯”,万万没想到,“巴斯”竟然在众目睽睽下突然昏倒在地,毫无反应。这一次,陈玉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匆匆赶来的医务人员立即为“巴斯”输入葡萄糖等补充能量,但是时隔三天后依旧不见好转,“我们甚至为她做了后事安排,联系中科院的专家做好克隆大熊猫的准备。”

  陈玉村常说,“巴斯”像他的孩子一样,他看着“巴斯”一天天长大,又一天天变老。谁能舍得自己的孩子急匆匆地赶往天堂?

  那几天,陈玉村吃不下睡不着,试图寻找能挽救“巴斯”生命的方法。一天夜里,他不放心“巴斯”的身体状况,辗转来到“巴斯”的身边,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竟然观察到“巴斯”的粪便中含有少量气泡。陈玉村大胆猜测:“可能是得了胰腺炎。”尽管大熊猫胰腺炎无论是诊断还是治疗,至今仍是空白。

  在陈玉村的坚持下,“巴斯”的救治方案被改变,而“巴斯”的人生也就此发生了大逆转,她又一次活了下来。

  “现在,‘巴斯’37岁了,是世界上现存最长寿圈养大熊猫,我们希望她能创造并打破大熊猫最长寿命38岁的世界纪录。”陈玉村告诉记者,这是他的目标与希望。(中国青年网记者张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