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酒肉穿肠、心念股票 “老鸟”苦寻下一个茅台

2017-02-04 09:06:30 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 编辑:周怡琳

漫画/张骊浔

  欢欢喜喜过大年,私募老王本想买几瓶飞天茅台宴请亲朋好友,却发现前几个月还800多元/瓶,如今已涨到1200多元/瓶。更可惜的是,作为股市里已摸爬滚打近二十年的“老鸟”,老王还错过了贵州茅台股票,“去年这个时候才200块钱,现在都340多元。”实际上,不仅以茅台为代表的高端白酒,去年下半年以来,海参、阿胶、虫草,以及包括国际奢侈品牌在内的高端商品均异军突起,它们在春节期间的突出表现更让老王眼前一亮,这几天他都在思考“高端消费概念股”,苦苦寻找下一个“茅台”。

  高端消费异军突起

  老王发现,不光是茅台、五粮液等高端白酒,去年下半年以来,包括海参、阿胶、冬虫夏草等在内的很多高端商品价格都有了大幅抬升。

  海参与高端白酒都属于餐饮消费,受“三公消费”受限等因素影响,二者从2012年起都陷入价格持续下滑的境地。特别是海参价格,从超过200元/公斤一度跌到约80元/公斤。不过,从2015年起,高端白酒出现明显复苏,海参价格也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强劲反弹,至今涨幅达六成。

  阿胶的价格近年来一直是“涨涨涨”,去年11月17日,阿胶龙头东阿阿胶进行了2016年以来的第17次提价。公司当日公告称,根据公司布局阿胶全产业链的战略目标,结合市场供需情况,经研究决定,自公告之日起,公司重点产品东阿阿胶、复方阿胶浆和桃花姬阿胶糕出厂价分别上调14%、28%、25%,零售价亦做相应调整。

  同时,冬虫夏草等高端中药材价格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也出现明显上涨,“很多高端商品在A股都有对应标的,包括贵州茅台、东阿阿胶、好当家、青海春天等”,老王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错过了茅台虽然可惜,但如果高端消费能够形成长期趋势,好好研究这些股票,说不定能发现下一个‘茅台’。”

  实际上,不仅是国内高端消费品快速崛起,国际上许多奢侈品牌在国内的消费亦不逊色。去年下半年,瑞士手表在国内的销量飙升,Burberry、LV等奢侈品牌在国内的收入也有强劲增长。法国人头马君度宣称,其白兰地在华销售反弹,拉动其去年三季度销售增长9%。

  多重因素叠加

  “‘高端消费概念股’值不值得买要看高端消费是不是长期趋势,具体是什么原因促成了去年下半年以来产生的高端消费热潮。”老王说。

  业内人士表示,高端消费的兴起受多重因素影响,最根本的是随着国民经济持续增长和居民财富不断积累,国内消费已经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节点。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的GDP达到67.7万亿元人民币,近11万亿美元,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左右,一些东部沿海城市人均已经超过10000美元,甚至超过15000美元,中高收入消费人群正在聚集。

  1月14日发布的《高端家电产品消费者调查报告》显示,有79.3%的消费者近半年有购买高端家电的计划,而这些人群在一线城市里家庭月收入在30000元以上,其他城市在15000元以上。购买理由则是提升生活品质和家电更新换代需求,其中有69.9%的人群是为追求生活品质。

  同时,行业因素起到很大作用。高端白酒等高端消费品增长,经常被很多市场人士看作是信用扩张和房地产、基建等行业回暖的“验证指标”。曾干过包工头的刘刚(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工程多了,走动就多。去年房地产和基建行业大幅回暖,买茅台、海参、虫草送礼的肯定少不了。”

  另外,国际奢侈品牌在国内销售大幅回暖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很多品牌开始缩小中国购买的奢侈品和国外购买的奢侈品价差。2015年,Chanel率先开始缩小中国国内商品与国外商品的价差,Cartier紧随其后,Burberry、Prada等品牌也纷纷表态跟进。汇丰银行分析师Rambourg称,中国销售的部分增长,其实是来自部分海外消费人群转移回境内消费。

  供需矛盾突出

  虽然国内高端消费已形成趋势并且潜力巨大,老王却发现,虽然“大消费概念股”众多,但真正的“高端消费概念股”并不多。老王说,“高端消费说白了就是品质消费,虽然老百姓的消费已经从追求吃饱穿暖向追求品质迈进,但很多消费类上市公司的产品结构还跟不上。”

  实际上,不仅是上市公司产品结构,国民经济结构也没有跟上居民消费升级的巨大需求,这一点在去年初就已经引起社会普遍关注。去年2月23日,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了形成鲜明对比的两个数字:30.1万亿元和1.5万亿元。

  一方面,从总量来看,2015年我国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30.1万亿元,同比增长10.7%,消费对社会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6.4%,比2014年提高了15.4个百分点,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驱动力。“也就是说,中国成功地实现了经济增长由投资和外贸拉动为主,向由内需特别是消费为主的重大转型。”高虎城说。

  另一方面,2015年我国出境人数达1.2亿,境外消费,包括旅费、住宿费、购物费达1.5万亿元人民币,其中至少有7000亿元至8000亿元用于购物,中高收入阶层境外购物占相当大比例。高虎城表示,中国目前的中高收入阶层正在形成,这个阶层不满足于大众化消费,中低端商品和服务难以满足其消费需求。

  对此,专家表示,应加强国内消费的供给侧改革。高虎城表示,商务工作从供给侧发力的一个重点,就是满足中高收入阶层个性化、差异化的消费需求,满足他们对更多品种、更好质量、更为安全、舒适的购物环境需求。下一步,将主要解决商品品种、价格、质量、安全、购物环境等方面的问题。(记者 任明杰)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