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18岁女孩吸毒进拘留所:听朋友说这东西能减肥

2015-12-08 11:51:17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陈锴凯 柏建斌 编辑:刘仁军

  读过艺校会跳舞的漂亮姑娘 “开吸”竟是为了减肥

  “朝阳区群众”前两天又立功了,歌手毛宁被举报吸毒,这不是第一次了。

  百度对朝阳群众的解释中有这么一条:来自中国首都北京朝阳区的居民,曾参与破获多起明星吸毒等大案、要案,被网友称为“朝阳群众”。无论是引起社会舆论关注的明星涉毒案件,还是小到路边猜瓜子诈骗的治安警情,因被“朝阳群众”举报而被警方打击惩治的案件已不胜枚举,甚至有网友戏称“北京朝阳群众”成为继中情局、克格勃等世界王牌情报组织之后的又一“王牌”。

  吸毒并不仅仅存在于明星中。昨天是杭州市拘留所的开放日,钱报记者了解到最新的数据让人惊心:从去年12月21日到今年11月15日,杭州市拘留所共新收拘留人员8467人,其中吸毒1948名,排名第一。赌博、卖淫、盗窃其次。

  拘留所的工作人员说,这种情况以前从来没有过,前两年被拘留最多的都是赌博。“现在基本呈现了一个趋势,吸毒的人越来越年轻化。”

  钱报记者见到了两个女人,听了她们的故事。

  18岁曾读过艺校的姑娘

  挺过了家庭坎坷

  却在夜店毒品中沉沦

  今年5月,小傅刚刚过了18岁生日。

  这位娇小可爱的女孩,即使穿着识别服(拘留所衣服),还是掩饰不住她的青春漂亮。她在杭州市拘留所已经待了7天,还有一个星期,她才能离开。她很轻声地说:“等我出去,第一件事就是清理圈子,然后要么把之前的服装店开起来,要么找份稳定的工作。”

  这位18岁的姑娘给人印象特别深刻,因为生活于她来说,真的有点艰难,为了养家糊口,她15岁辍学在社会上打拼,但是毒品让她走上了歧途……

  聊到家事,小傅声音颤抖了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15岁那年,我父亲,欠债,然后把讨债的杀了,进了监狱。”她用极短的短句,艰难地描述了自己的父亲。她说,家里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哥哥,以及残疾的母亲。目前,哥哥在照顾母亲。

  父亲出事后,家里的支柱就这样没了。哥哥心脏不好,也没法支撑这个家,小傅当时在艺校读初二。那年,她决定辍学,去打工赚钱。“我做过服装店销售,到饭店洗过碗,在酒店当过服务生打扫卫生,当过公司前台,自己还开过一家实体的服装店……”

  小傅说,生活虽然艰难,但熬一熬也差不多就这么过去了,总归是越来越好。但是半年前小傅开的服装店倒闭了,心情也不怎么好。于是小姐妹带着小傅去黄龙的一家酒吧散心,在那里,小傅认识了夜场上班的另外一个小姐妹。小傅虽然说起来“江湖经验丰富”,毕竟还是年轻,一下子就陷了进去。

  “刚开始的时候,她们拿那个东西(指冰毒)过来,我也不知道是啥,像冰糖一样的。后来知道是毒品,但是她们说这东西能减肥,量小也不会有啥的。我就吸了,吸得很少。”小傅说,“那时候我98斤,确实有点胖的,后来吸食了几次后,就减到了84斤。”

  小傅说,吸食毒品后,人越来越懒,不想动,本来学舞蹈的她,连跳舞都不想跳了。

  小傅顿了下说:“后来有次我在家里睡觉,警察来敲门说查户口,然后把我带到了派出所,做了尿检,后来我才知道有人举报的。现在小姐妹也在这里,但是她先出去了。等我出去之后,我也不会联系她们了,好好重新来过吧。”

  杭州市拘留所所长应剑秋说,小傅被抓时已经成年,但是她之前吸食毒品的时候是未成年。从今年被拘留人情况来看,吸毒人员越来越年轻化。现在80后、90后吸食毒品越来越多。

  近年来,在杭州市拘留所里面未成年吸毒也被关押过好几十个。一般来说,这种年轻化的吸毒人员普遍都存在一个问题:缺少家庭关爱,缺少家庭温暖,或者就是交友不慎。

  收入上千万的女老板

  每隔两三个小时就要吸毒

  家产因此全部败光

  相比小傅,唐大姐真的很“大姐大”。唐大姐48岁,杭州本地人,她刚好是90年代初杭州比较早富起来的那批人之一。唐大姐说,当时做服装生意,那时候好做,开了三家服装公司,还有一家饭店,收入上千万。“后来么,染上这个东西后,全都关掉了……”

  “以前,我脑子很清楚的,这个东西不好玩的。我们小姐妹聚会,经常是我包一个包厢,她们要玩,我出去,让她们玩。但是后来么,可能是经常跟老公吵架,心情郁闷了,所以慢慢地也就开始吸了(白粉)。”

  唐大姐当着钱报记者的面说:“我们都是很小心的,没想到还是被抓了。”

  唐大姐说,她老公也吸毒,两个人一起吸毒,所以平时出门都不开车,不想毒驾。前些天他老公骑了一辆助动车,结果被警方给扣了。“他叫我去骑车,说车子被扣了,结果我也被抓了进来。”

  唐大姐坦白,被抓时,她身上还藏了白粉,因为她每隔两三个小时就要吸食一次。“虽然是第一次被抓,但是我吸了十年了。为了吸这个东西,服装店、饭店都关掉了,所有的钱都用来买毒品了。我跟我老公两个人差不多要花掉4000多块钱一天吧。”

  唐大姐说,等拘留所出去后,她打算自己进戒毒所,她也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杭州市拘留所所长应剑秋说,唐大姐刚好是另外一种吸毒的典型:她吸食传统毒品跟新型毒品,传统毒品就是海洛因,新型毒品就是麻古、冰毒等合成毒品。长期吸食新型毒品还会精神异常。

  像唐大姐这类女性吸毒者,一般都是精神空虚,家里有点钱,打打麻将赌博已经刺激不了他们的神经了,于是就开始吸毒了。现在另一个新趋势就是吸食新型毒品更多,还有少部分像唐大姐这样,两种都吸。

  (钱江晚报记者 陈锴凯 柏建斌)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