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公园私人会所今安在?部分改走平价路线(图)

2015-10-28 16:59:40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赵喜斌 编辑:高芹

公园私人会所今安在?部分改走平价路线(图)

  昔日高档饭店改走平价路线 个别依然封闭经营

  公园私人会所今安在

  地坛公园北门西侧,朱红色的大门上悬挂着一块牌匾,牌匾上只有三个字“乙十六”。一场婚礼正在幽深的庭院中举行,一名参加婚礼者迈进大门后不禁自语:“这要不进来,谁知道这里面是个这么大的地方。”凉亭、小桥、迎客松……让许多人举起手机自拍起来。

  曾经的高级私人会所,如今变成可以举行婚礼的场所。

  日前,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向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提交关于《北京市公园条例》(简称《条例》)实施情况的检查报告中称,在“公园会所”专项整治工作中,对存在问题的公园监督整改。截至目前,全市公园24家会所,6家关停,18家转型,无一反弹。

  公园中的私人会所如今情况如何?记者探访多家公园会所,记录下整改后的会所现状。

  紫竹院公园

  问月楼菜价16元起步

  紫竹院公园内的“问月楼”,长廊、假山、凉亭藏在静谧的公园中,从饭店内便可直接欣赏湖面上的优美风光。

  一张写着问月楼菜价的招牌立在门前,家常菜、特色菜等菜品价目一目了然。菜价中价格最低的红烧狮子头为每个16元,菜价主要集中在30元至50元之间。

  一名常在紫竹院公园锻炼的老人说,问月楼周围原有的“游人止步”、“禁止入内”的标识牌已经消失。“这里有观赏亭、茶室,很多人都喜欢到这里坐坐,但是变成高档饭店后,我们只有绕着走。”

  去年年初,紫竹院公园问月楼餐厅整改定位为“茶餐厅”,提供中低价位菜品,对游客全面开放。对于公园内的私人会所和高档娱乐场所的整治也在进行中。公园内租用合同到期且与公园功能无关的场所一律不得出租,确保公园面向游客、服务群众、提高质量。一名服务员说,问月楼分两层,一层曾经有多个包间,有能容纳20人的大桌和实木沙发。“以前这里的人均消费一两千都不算多。”

  “问月楼所在的地方几年前拆除重建,修好之后我们也可以进去。”一名住在紫竹院公园附近的居民表示。但在不久后,曾经可以饮茶观景的水榭就立起了止步牌。

  几名食客坐在水榭上点餐,对于曾经的高消费,一名食客摇摇头说:“以前听说过,没敢进来过,现在看着菜价不算贵,吃饭的环境又好,才第一次进来吃饭。”

  餐厅经理表示,餐厅取消最低消费限额和10%的服务费,现在走中低端路线。

  “以前这里有很多住在周围的老年人,聊聊天歇歇脚。”一名居民说,希望改变后的问月楼能够依旧如往常,“毕竟是公园,不能因为少数人的高消费让老百姓都进不去了。”

  红领巾公园

  封闭的公馆转向大众消费

  东四环旁,红领巾公园东侧,“北京健壹迎祥会议服务中心”的名字刻在入口处。

  一名坐在门前的保安说,这里曾经的名字为“健一公馆”。“那时候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保安抬手指了指敞开的大门,“那大门一般是锁着的,进出的都是豪车。”

  在保安的身旁,一块告示牌上写着“欢迎大众莅临,推出套餐38元/位,58元/位”。“现在我坐这,不拦车也不拦人了,随便进了。”

  曾经的“健一公馆”,在公园的指示图上并无标注,只显示为一片绿地。住在附近的刘先生说,公馆周围近1公里曾被铁栅栏圈起来,透过铁栅栏能看见里面的情况。“最初就是公园的绿地,后来修成了高尔夫球场,再后来就成了公馆了。”

  “以前包间预订还是挺火的,豪华包间几乎都能预订出去,消费水平怎么也要千八百元,还有15%服务费。”一名服务员说,现在没有包间费,也没最低消费。高价菜品都已经撤掉,大多数菜价集中在30元至100元间,38元的套餐内容有宫保鸡丁、米饭、酸辣汤和饭后水果。“不过看着这样豪华的外表和内部装饰,很多游客还是觉着会很贵,不敢进来。”

  两名游客在餐厅门前徘徊许久,并未进入。“我们感觉这里挺贵的,进去了不吃再出来怪不好意思的,还不如去个小点的饭店吃。”

  一名餐厅经理表示,每道菜的价格比过去普遍下调了30%左右,现在接待的客人也比以往少了一些。在去年进行了内部调整后,重新定位转型,增加大众消费,服务游客和市民,市民可以进行监督。

  红领巾公园中的另一处会所“乙十六”在调整后重新营业,定位于经营平价菜、特价菜。

  地坛公园

  乙十六接婚宴做团购

  地坛公园

  地坛公园北门西侧,“乙十六”三个烫金大字下,几名参加婚宴的男女进入朱漆金钉大门,不禁被园内廊亭、池榭、爬廊、迎客松吸引,“不进来还真不知道,这里有这么好一个地方。”

  “集芳囿”是这里的前身,是昔日皇家祈福的行宫。“那里以前停的都是好车,我一个朋友不知道跟谁进去吃过一次饭,出来之后跟我吹了五六次。”一名居民努努嘴说,“算是地坛公园最好的位置之一,这里可不是一般人进得去的。”一时间,公园里的高档会所引来很多车辆出入、停留,占用了公共资源。

  “私密性”曾经是乙十六重要的卖点。一名服务员说,在优美的环境中进行私密的聊天,绝对不会让别人听见,同时店里也不会公开客户信息。

  整顿后的乙十六重新开张,菜单上出现了定价在18元至28元的冷热菜。服务员透露,整顿前菜单中单价百元以下的菜品很少,绝大多数菜品价格在四五百元。

  一名店经理表示,新菜单中撤掉了200元以上的菜品,只保留店中两三个传统菜品。取而代之的是百元之内的菜品,普通菜品,价格也普遍下调了30%至40%。菜谱中的清汤佛跳墙,已经被二三十元的凉菜取代。一块红色的灯箱挂在乙十六外的墙壁上,“喜、庆、宴”三个字招揽着食客。“现在主要针对的是普通市民和游客,以家庭、朋友聚会,婚宴为主。”

  在团购网站中,乙十六推出了多种团购套餐,其中双人下午茶套餐团购价位138元,豪华四人餐的团购价为698元。一名服务员介绍,团购的顾客只能在大厅里就餐,无法享受包房服务。

  “心仪已久,消费不起。”一名食客在团购之后惊叹,“终于可以走进高级会所耍耍了”。

  日坛公园

  中国会所仍封闭经营

  日坛公园东北角,“中国会所”四个红色大字已在房顶撤掉,院内地砖上的“CHINA CLUB”字样显示着它的身份。

  入口处设有值班岗亭,门前立起了停车柱,不经允许无法进入。记者试图进入,被一名保安拦住,“会所在营业,没有预订不能进。”整体的白色建筑,显得高贵大气。停车场中车辆不多,院子里很少有人员走动。

  “这些地方以前都是皇家园林,现在成了公园,本应该是老百姓休闲娱乐的地方。”一名住在日坛公园附近的居民表示,会所占据的面积很大,将公园挤占得越来越小。

  有居民称,这里常有车辆进入,会所与公园之间有院墙相隔,会所占地曾是绿地,围墙都是这两年才盖起来的。“多希望这地方还是绿地,而不是个会所,这个地方成了会所后就不再对大多数公众开放。”

  北京京禧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洋认为,公园这类社会公益事业用地变为商业用地,从法律程序和手续审批上一般很难得到批准。但是在实际情况中,有一些公园的土地用途以改善公园内部配套服务设施为名,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进而得到了建设或是改造的批准。一些会所在此情况下应运而生,但却成为了“富人饭堂”,对公众进行封闭,这样的做法违背了公益事业用途。根据《北京市公园条例》中的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改变公园的功能,不得侵占公园用地,不得擅自改变公园用地性质。规划确定的公园用地不得擅自改作他用,确需调整时,应当制定调整方案,调整方案需经规划、园林等部门论证提出意见,报市人民政府审批。已经占用公园土地、房屋的单位和个人,应当迁出。” 本报记者 赵喜斌 J209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