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女子不堪家暴杀夫村民求情:如果重来望丈夫能老死

2015-10-15 11:01:43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曾业 李华刚 编辑:刘仁军

女子不堪家暴杀夫村民求情:如果重来望丈夫能老死

  许芳和孩子们从没照过全家福

  泸州女子不堪家暴杀夫 151名村民联名求情获轻判

  3 个月前的一天下午,40岁的许芳走出了泸州看守所的大门。见到在此等候多时的大儿子,她没有说话,却没能控制住泉涌般的泪水。大儿子开着摩托车,将许芳载回泸州市合江县尧坝镇团结村的家中,邻居们早已为他们备好晚餐。当晚,许芳和大家一起围坐在只有三个菜的饭桌前,哽咽着吃完了饭。

  2014 年 12 月26日凌晨,因不堪忍受家庭暴力,许芳杀死 了 自 己 的 丈 夫。151名村民联名写信为许芳求情,法院最终对许芳作出判决: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10月14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来到许芳家中,在门框破碎的土房前,许芳讲述了丈夫对她20年的家暴,讲述了家庭曾经的温馨,“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希望他能老死……”

  反抗

  20年家暴因丈夫死亡而终结

  1995年婚后,许芳跟周军共育有3子1女。只有小学文化的周军认为,家里缺钱,但不能缺人口。婚后,周军经常酒后发脾气,三天两头打骂许芳,有时甚至拿刀追砍。

  2014年12月25日晚,周军在家里边喝酒边辱骂许芳及大儿子,许芳忙于家务未予理睬。待四个孩子入睡后,周军又像往常一样趁着酒劲殴打许芳。“他打累了就不会再打了。”抱着这样的心理,许芳则像往常一样未作任何反抗。周军却变本加厉,殴打一直持续到26日凌晨1点半左右,期间,许芳被先后7次殴打。

  “最后一次,我用被子捂住脑袋和身体,没想到他扯下被子继续打。”许芳回忆,躲闪的过程中,她无意中摸到了白天放在床边的捣衣棍,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在前方挥舞了几次。“他后脑勺被打出血,我被吓坏了。”许芳说,这是20年来,第一在遭受周军殴打时还手。

  见许芳反抗,周军愤怒地伸手去抓她的脖子,两人在抓扯过程中,许芳最后掐住了周军的脖子。因害怕周军反抗,许芳一直掐着没放。几分钟后,周军便没有了反应。许芳当时并不知道,长达20年的家暴,因自己这一次反抗而终结。

  托孤

  4个孩子托付给伯父和叔叔

  “杀人要偿命。”在儿女们没有醒来之前,许芳不止一次地推搡丈夫的身体,发现他一点反应也没有。为证实丈夫是否已经死亡,她还将颤抖的手指放到丈夫的鼻孔前,果然没了气息。穿着一身秋衣的许芳,在家里找到了一瓶农药,准备自尽。

  “妈妈,妈妈!爸爸咋个了?”许芳准备打开瓶盖的时候,小女儿从床上爬了起来。许芳藏好农药,独自一人蹲在墙角缩成一团,尽量控制自己的抽泣声。紧接着,3个儿子也闻讯赶来,许芳颤抖着双手找出手机递给19岁的大儿子:“快报警!”

  大儿子拨通报警电话,许芳一把抢过手机,向警方说明了事情经过。“我被抓走了,娃娃们咋办?”冷静下来后,许芳首先想到的便是托孤。“我先后给周军的哥哥和弟弟都打了电话,请求他们帮忙照看好几个娃娃。”

  “大儿子19岁了,可以自食其力了。但其他3个娃娃都还小,不能自己养活自己,我放心不下。”许芳说,她一直觉得自己“生得笨”,除了养活几个娃娃其他什么都不会干——当时,这让她绝望不已。2014年12月26日凌晨2点过,戴上手铐的许芳被民警带走。

  求情

  151位村民联名请求法院轻判

  许芳被羁押后,4个孩子的生活特别艰难,19岁的哥哥成了家里唯一的支柱。调查了解情况时,法官曾专程到学校了解3个未成年孩子的学习情况,并为4个孩子送去了蛋糕、牛奶、食用油、鞋子等生活必需品。合江县妇联也送来了新床、棉被,当地党委、政府以及合江县公安局,还帮许芳申请了司法救助金、民政补助金……

  附近的村民对周军打骂许芳早有耳闻,对周军的死表示遗憾的同时,十分同情许芳的遭遇。案件审理前,许芳所在村组的151名村民联名请求法院给予许芳宽大处理。

  2015年5月,合江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许芳涉嫌故意杀人案,当地几十名村民前来旁听。此前,多名证人证实许芳长期遭受家庭暴力。为了慎重审理案件,庭审结束后,合议庭的法官曾专程前往许芳家中实地调查。

  “鉴于许芳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犯罪情节较轻,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均小,还有3名未成年子女需要抚养,许芳也得到了周军亲属的原谅和社会舆论的同情,结合当地党委政府、县妇联等部门请求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等情况,依法判许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合江县人民法院最终作出这一判决。

  回家

  曾经温馨想来都是伤心的痛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希望他能老死……”10月14日下午,在接受华西城市读本记者采访时,许芳几度哽咽。许芳说,周军虽然平时脾气不好,因患有哮喘病无法干农活,但他不喝酒不发脾气的时候,这个家庭还是很温馨的。许芳看了一眼丈夫的遗像说,心情好的时候,他会在吃饭时给她夹肉。

  今年7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后,许芳结束了半年的看守所生活,重新回到家中。“每一次走进那个屋子,我都忍不住会哭。但我会悄悄地哭,尽量不让娃娃们看见。”许芳说,家里少了一个人,她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要是一家人能够和和气气地一直过下去,该多好。”

  在看守所,许芳曾多次试图自杀,“我亲手杀了我的丈夫,不想活了。”许芳说,刚进看守所的那段时间,她曾悄悄从衣裤上撕下布条,打算勒死自己,但被值班人员及时发现。即便是“有机会”的时候,只要想起家里的几个孩子,她又会责备自己“没出息”。

  记者走访/

  一贫如洗两间瓦房破烂不堪

  10月14日下午,记者一路问到许芳家的时候,许芳正在为大伯子家修新房帮忙。记者表明来意后,许芳带记者来到家里。两间土瓦房,中间又隔成了几个小间,所谓的客厅中间摆放着一张大床。许芳说,这是她从看守所里出来后,合江县妇联送来的。

  小隔间里面还有一个通铺,通铺对面就是盛放她们全家口粮的谷仓。旁边低矮的厨房阴暗潮湿,泥土的地面坑坑洼洼,但依然能看出有经常拾掇的痕迹。厨房里面隔了一个小的杂物间,再里面是猪圈,已经没有喂猪了。猪圈旁的泥土墙中间掉了几大块,露出了两人多宽的一个大洞,整个墙面有些倾斜。许芳说就是因为房子要垮了,所以才不敢喂猪,怕把猪砸死。

  村民印象/

  周军酒量不好酒后爱打人

  村民都喊许芳的丈夫周军叫“周四儿”,他还有两个哥哥以及一个弟弟,许芳的公公依然健在。但他们都不怪许芳。许芳的大伯子周德龙对四弟的评价是,“他生前不喝酒的时候,为人处事都不错,就是喝酒的量不得行,但又好那口。一喝了酒就爱打弟媳妇。”周德龙在四弟过世之前一直在浙江打工,接到弟媳妇的电话时才从远方赶了回来,由于大侄子还不能立事,周军的火化以及葬礼都是他帮着操办。

  事发当天,隔壁邻居任大妈在家。“那晚上‘周四儿’回来的时候,还把我两个窗户打烂了,至今都没修好。”任大妈说,“周四儿”平常很懒,不仅从未下地种过庄稼,就连煮饭都赖着老婆。“许芳干活路有些慢,有时候下地干活都过大晌午了,她自己也不知道,‘周四儿’就跑地里又打又骂,让她回家烧锅做饭。”

  对于许芳一个人下地干活的情景,不少村民都记得。“大热天打谷子,男的在街上打牌,大儿子给他妈帮忙,许芳两只手一手牵一个,肚子里还怀一个。”

  孩子愿望/

  下次帮我们照一张全家福

  许芳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今年19岁,许芳说他现在在外面学手艺,电工安装、以及铝合金门窗安装。二儿子小强今年10岁,小学五年级。三儿子小友今年9岁,小学三年级。小女儿小芳今年7岁,小学二年级。

  记者到他们家的时候,三兄妹刚放学回家不久,老二和老三坐在床边、妹妹小芳蹲在床角,一起看动画片。幼年丧父,记者问他们恨不恨爸爸 ,老三说不恨,因为爸爸平时最喜欢他,喜欢他的原因是因为他学习好,语文考了95.5分。

  小女儿说她恨爸爸。“因为有一次他骂我,还把我正在吃饭的碗都给摔了。”这个还只有7岁的小姑娘,对于爸爸的过世并没有多大的概念。小姑娘一直对记者感到好奇,“我会炒饭,但不会做饭,还会炒菜。你小的时候会不会做这些嘛?”

  离开时,许芳带着三个孩子,一直将记者送到屋后200多米的公路上。许芳的小女儿拿着手电筒,坚持走在记者的前面带路,“你们下次来,一定要帮我们照张全家福哦!”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曾业 李华刚 摄影报道(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