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富二代自述吸毒血泪史:一贫如洗 妻子变表嫂

2015-06-18 08:51:48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肖欢欢 编辑:刘仁军

  戒毒是痛苦的体验,对于长期吸毒者来说更是如此。在国际禁毒日前夕,本报记者走访了吸毒十年以上的吸毒者阿亮,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惨痛的吸毒人生。

  今年44岁的阿亮是花都人,已经有16年毒龄。他是一个“富二代”,父亲早年在花都狮岭镇盘下5间铺子,在他上初中时,父亲便已经为他留下3套房子和两间铺。

  他是在一次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时染上毒品的。

  第一次吸毒昏睡了7个小时

  当天,有个朋友带了一包海洛因,说是为朋友的生日助兴,让大家“尝一下”。他出于好奇,尝了一小口。但感觉并不好,满口苦味,并且吃完后想呕吐,昏昏欲睡。吸完后,他便倒在沙发上睡了7个小时,醒来时已是凌晨3时。

  仅仅3天后,他便对毒品产生了需求感。“感到心慌,四肢无力,骨头感觉被蚂蚁咬一样。”他随后找到这位朋友又吸了两口,才算缓解。

  此后,阿亮每天都要花上200元用于购买白粉。两个月后,单纯吸食已经满足不了他的毒瘾了,他开始用注射器注射。花费也从每天的200元增加到上千元。

  有一天,阿亮的妻子回房间取钥匙时看到了正躺在床上“飘飘欲仙”的丈夫,而地上扔着还带着血的注射针管。妻子当即和他大吵了一架,阿亮当时就跪在地上,向妻子承诺,一定戒掉毒瘾。

  妻子答应给他一个机会,并辞掉工作在家监督他戒毒。但仅仅过了3天,阿亮便又偷偷吸了起来。阿亮的父母得知儿子吸毒的消息后,更是心痛不已,劝他一定要戒毒,否则就跟他断绝关系。为了帮他戒掉毒瘾,父亲把他关在房间,不让他外出,并在他的房间窗户加装了一个铁丝网,每天吃饭时间给他送饭。

  但在里面关了5天之后,阿亮实在受不了了。他在里面大喊大叫,并说如果不开门的话,他就要撞墙自杀。父亲起初以为他开玩笑,但到后来,真的在门外听到他用头撞墙的声音,只好把门打开。只见阿亮满头鲜血躺在地上。最终,阿亮以额头上缝了13针的代价重获自由。

  “长这么大了,还没看到过父母这么着急过。我也想戒掉,但父亲说得次数多了,就疲了,没了感觉。”阿亮说,有一次,为了吸毒,他把自己40万元买的车以20万元的价格卖掉,并告诉妻子,车只卖了10万元。后来父母实在忍无可忍,不认他这个儿子,并将他赶出家门。

  妻子跟着远房表哥跑了

  为了让阿亮没有钱买毒品,妻子严格控制零花钱,每天只给他20元买菜。阿亮就向亲戚借钱吸毒。

  阿亮说,吸毒的人是没有尊严的,也是不要脸面的,为了吸毒,什么谎话都说得出来。“我第一次给我舅舅打电话,说我妈得了重病,问他借2万元。后来向我二姨借钱时,我舅舅刚好在他家,穿帮了。他们打电话给我妈,才知道我借钱是为了吸毒。”

  从此,阿亮的父母通知所有亲戚,不要借钱给他。“我后来又跟我舅舅说戒毒,又向他借了2万元,舅舅快把我当成仇人了,后来得知我吸毒,慢慢的所有人都不借钱给我了,周围的人都把我当瘟神,就连亲友也躲着我走。”妻子见他戒毒无望,也起诉和他离婚。

  过去15年间,阿亮已经记不清自己多少次出入戒毒所。“我恨不得拿刀把第一次请我吸毒的人杀了。但后来想想,是我自己不争气,没有毅力戒掉。”阿亮流着眼泪说。

  毒品让他变得一贫如洗,家人变成仇人,但这还不是最大的伤害。2010年,在阿亮第二次因为吸毒被抓期间,妻子跟着自己的远房表哥跑了。阿亮说,这位表哥比自己大两岁,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他一直称他为三哥,这位三哥经常到他家吃饭。在自己吸毒期间,这位三哥还经常鼓励他戒毒。起初阿亮并未发现妻子和他有什么暧昧关系,直到阿亮2012年强制戒毒期满,从劳教所出来后,才知道妻子跟这位远房表哥在一起了,曾经的妻子,如今成了他的表嫂。

  阿亮表示,一开始他非常恨妻子和这位表哥,但到后来,也想开了,不恨他们了。“吸毒的人是没有尊严的,是我自己不争气,妻子离开我是对的。我也对不起已经上高中的女儿。”

  前年发生在身边的一起吸毒者死亡案例让阿亮决定彻底告别毒品。原来,曾经经常和阿亮一起吸毒的一名毒友有一次在赌博后被毒瘾折磨得受不了,下了牌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卫生间注射海洛因,但由于注射过量,当场死亡。血的教训让阿亮意识到,必须痛下决心戒毒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阿亮手上还带着一本《禁毒知识读本》,他说,自己已经背了一个星期了,这次准备参加戒毒所为迎接国际禁毒日开展的知识竞赛活动。

  阿亮说,如果这次戒毒成功,他准备到花都的乡下种地,彻底断绝和其他“瘾君子”们的联系。“这一次如果我再戒毒不成功,我就自杀。”阿亮反复向记者强调着这句话。文 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