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四川一乡政府签单留11万白条 村民讨债12年未果

2013/11/14 11:36:50 [稿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 [编辑:刘仁军]

四川一乡政府签单留11万白条 村民讨债12年未果

  税国义出示汽油票欠条。

四川一乡政府签单留11万白条 村民讨债12年未果

  12年前的账单和票据。

  @华西都市报:攀枝花市仁和区总发乡村民税国义说,12年前,总发乡政府在他的餐馆和加油站签单消费留下11万元白条,他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要到钱。总发乡政府表示,政府不会赖账,税国义的票据真实性值得怀疑,将进行调查核实。

  扯不清理还乱

  村民说:

  油钱47955.28元,饭钱64065 元,一共是112020.28元。

  乡政府说:

  乡上欠税国义78598元,税国义欠乡上80817元。乡上还把其中的“差价”给免了,为此税国义还杀猪请客。

  村民又说:

  当时从税务部门开了8万多元的发票,还把8万多元的票据给了乡上,但乡上没给他销账。现在他手上的11万元票据,和抵账一事没关联。

  乡政府欠我11万元,10多年一直没还。”11月12日,63岁的攀枝花市仁和区总发乡村民税国义再次来到总发乡政府“讨债”。

  税国义说,12年前,总发乡政府在他的餐馆和加油站签单消费11万元,这些年来,他为此跑了上百趟,但没拿到一分钱。

  昨天,总发乡乡长曾绍奎表示,此事已过去多年,领导换了几届,很多事情都不清楚,税国义所说的话,以及他的票据的真实性都还在调查核实。

  曾绍奎说,乡政府不可能赖账,若税国义的票据合法、合规,若当时的乡政府确实欠了钱,会一分不少的给他。

  村民讨债一包账单 政府欠款不还

  “这些钱,我每年都去要,但一分钱没拿到……”11月12日下午,税国义在家中取出一个黑色旧皮包,从里面拿出一大包用橡皮筋扎好的账单和票据,一张张小心地摊开。

  税国义是攀枝花市仁和区总发乡居民。从1994年开始,他在214省道旁经营农家乐,后来,他从当时总发乡政府手中,以60万元的价格接下了总发加油站。

  税国义说,1998年到2001年,乡政府时常到他的农家乐里搞接待,也经常到加油站加油。起初,费用是每月按时结算,1999年后,多是签单,并不给现金。

  他皮包中的账单和票据,多是1999年至2001年间的,纸张已发黄。吃饭点菜的酒水单240多张,印有“总发乡政府机关油票”字样的油票850多张,金额少则100多元,多的上千元,部分单据盖有总发乡政府财务章,上面有经手人的签名。此外,部分单据上,还有“乡政府业务接待”、“财政工作业务”等字样。

  “加起来,油钱是47955.28元,饭钱是64065元,一共是112020.28元。”税国义说,这些钱,是当时的乡政府工作人员来签单的,并未给现金。

  乡政府回应:一次抵账 欠款已经了结

  昨天,总发乡乡长曾绍奎称,此事已过去多年,领导换了几届,对此不清楚,但乡上对此事很重视,每次税国义来,都是耐心解释。

  曾绍奎说,据他了解,乡政府与税国义曾有一次抵账。将加油站转给税国义经营时,还附带有15万元外债。税国义先还一部分,但本金加利息共8万多元没还,2004年左右,和他通过抵账形式,将这笔欠款了结。

  乡财政所的两名工作人员找出当年的一份清单,上面列出了总发乡和税国义间的未结欠款。乡上欠税国义78598元,税国义欠乡上80817元。“乡上还把其中的‘差价’给免了,为此税国义还杀猪请客。”

  税国义称,当时从税务部门开了8万多元发票,把票据给了乡上,但乡上没销账。现在他手上的11万元票据,和抵账没关联。

  不过,乡政府工作人员表示,抵账一事许多老职工可作证。但现在并未看到税国义交来的票据,怀疑可能是他当时没把票据上交。

  一名工作人员说,当年抵账时,乡财政所的部分职能收归地税局,没办理相关手续,新的工作人员不了解此事,导致票据没收齐,因此税国义就不停来要账。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了当年在总发乡财政所的一工作人员,他称,他已办理交接手续,现在记不清楚了。有此一说

  有人怀疑:他在讹乡政府

  2002年,因债务和经营问题,税国义的农家乐开不走了。2005年,加油站也卖了出去。“亏本了,没赚到钱。”这时,他想起了“乡上还欠自己的钱。”

  税国义说,从2001年开始,每年他都去找乡上“要钱”,多的时候每个月都去,很多次领导都说,该给的钱会给。到现在,乡上换了几届领导,都没能解决。

  乡政府一名工作人员怀疑,税国义可能是“讹诈”。为何会怀疑税国义“讹诈”?该工作人员说,有人曾被他“讹”过。随后,乡政府叫来了村民倪先生。倪先生说,他和税国义是亲戚,但他“不靠谱”。1995年,自己跑货运,在税国义的加油站加了几万元的油,明明给了钱,但税国义没销账,反起诉他不给钱,后来把账本翻出来,才了结此事。倪先生说,有好几名村民都被他“讹”过,“他当年有钱,后来生意没做好,现在心理不平衡。”最新进展

  手写单据 真实性待查

  曾绍奎说,乡政府不可能赖账,税国义的证据也不齐全,他的一些手写单据,以及相关经手人的签名,其真实性值得怀疑。乡政府将调查核实此事,如果税国义的票据合法、合规,如果当时的乡政府确实欠了钱,会一分不少给他。

  走出乡政府大门,税国义还是坚持说乡政府欠了他的钱,他表示,如果事情还得不到处理,他将考虑通过法律途径寻求解决。记者手记扑朔迷离的真相

  在走出乡政府大门时,税国义擦了擦老花镜,将一大包票据小心地收好。而此时,乡政府也在召集工作人员,开始着手调查此事。税国义说,他手上有票据为证没得假,乡政府说,此事非常可疑还待调查。双方不断“扯皮”,埋藏了10多年的真相是什么?希望当地能尽快调查清楚。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