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借“研究经费”行贿169万 赛诺菲:“行贿”属合理报酬

2013/8/9 9:53:55 [稿源:京华时报] [作者:平亦凡 李秋萌] [编辑:蔡娟]

  跨国药企“贿赂门”事件继续发酵。近日,有代号为“培根”的爆料人向媒体举报,世界知名药企法国赛诺菲公司涉嫌向79家医院的503位医生行贿。而为了躲避合规审查,赛诺菲采用“研究经费”名义向医生支付了约169万元回扣。赛诺菲方面昨天表示,新药上市后的临床监测试验在全球被普遍采用,给医生支付此项劳动报酬亦属于正常范围。

  >>爆料

  借“研究经费”行贿169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近日有代号为“培根”的爆料人向媒体提供了4份材料,举报赛诺菲公司在2007年11月前后,向北京、上海、广州、杭州4地的79家医院,共503位医生,借“研究经费”名义支付约169万元回扣。此外,赛诺菲还向北京地区的另外5家医院,共43位医生,每月通过现金报销、礼品赠送等方式,输送利益2万多元。

  这份举报材料汇总完成于2007年11月,集中反映了赛诺菲的两种药物——“安博维”、“安博诺”的销售及医生“回扣”情况。

  举报材料称,这169万元费用的名目是“研究经费”,按照每个病例80元支付给医生。其中,北京共有28家医院的262位医生卷入,总涉及金额807280元;上海涉及24家医院的158位医生,总计625760元;广州涉及16家医院的31人,总计136880元;杭州涉及11家医院的38位医生,总计120960元。

  举报材料中,收受款项最多的一位,是北京积水潭医院心内科某医生,上报“回执例数”140例,得款11200元,昨天积水潭医院未对此回应。最少的是北京协和医院的一位医生,上报仅1例,得款80元。

  >>回应

  临床试验付费合理

  赛诺菲公司表示,公司会对旗下药品开展IV期临床试验,参与的医生需要进行很多工作,可因其付出的劳动获得报酬,这被称为“研究经费”。“培根”则表示,此类“研究经费”与虚假讲课费类似,都是行贿由头。

  赛诺菲公司指出,“安博维”和“安博诺”在中国上市后,进行了3个IV期临床试验,学术成果都已提交科学杂志。其中,与举报时间相吻合的是一个名为“厄贝沙坦在2型糖尿病高血压伴微量白蛋白尿的研究”,试验时间为2006年至2008年,但参与医院、医生、样本病例数等信息未公开披露。

  赛诺菲公司昨日发表声明指出,上市后临床监测是药物发展的重要阶段,可以有助于公司更进一步了解新药的治疗价值,并给医生提供有价值的学术信息,在全球医药行业被普遍采用。

  对于爆料人所说贿赂一事,赛诺菲称已启动相应工作程序进行核实。

  >>官方说法

  市卫生局:已报纪检部门

  昨日,市卫生局相关人员表示已关注到此条新闻并已上报领导及纪检监察部门,目前正等待回复。

  据了解,自2007年起,北京市卫生局即启动建立了防范商业贿赂的长效机制,对医药企业、医疗卫生基建工程单位对医疗机构负责人及医务人员给予回扣、提成等不正当利益行为,实行“黑名单”制度。

  北京市卫生行政部门相关人员表示,凡是有证据的商业贿赂举报,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和纪检部门绝对不会姑息,医生收受药品公司回扣与收取病人用于感谢的“红包”意义不同,前者属于商业贿赂,归纪检部门监管。

  >>业内观点

  “试验”“行贿”界限模糊

  多名三甲医院主治医师向京华时报记者透露,IV期临床试验并非所有医院都有资格。因此,要判断是否有行贿行为,首先要看这些医院是否具备IV期临床试验资格。而对于参加试验的医生,工作会很繁琐,因此药企支付“入组费用”是正当的劳动报酬。

  一位资深医药代表则表示,做IV期临床试验需要患者签订相关协议,药企会向患者支付生活补助和营养补贴。而对于医生来说,由于过程复杂,很多医生不愿参与。

  不过“培根”表示,大多数医生对试验都是敷衍了事,因为这是彼此“心知肚明”的“交易”。为了获取报酬,有个别医生申报和填写的病例数明显超出其能力范围。

  “IV期临床试验该给多少钱并无定价,因此究竟是贿赂还是研究经费很难判断。”上述医药代表说。(记者 平亦凡 李秋萌)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