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民工做好事反遭网友谩骂 微博“质疑”冲击底线

2012/8/6 16:51:47 [稿源:羊城晚报] [作者:] [编辑:蔡娟 实习生 杨涛]
  杜传旺事件中,“卷款潜逃”的质疑最终化作笑谈

  微博像个舞台,“质疑一切”的表演不断冲击底线

  董仓村,一个离山东省会济南市只有100公里的小村庄。

  老农董其录坐在地头,愁眉苦脸。除了担心棉花地被淹,他更郁闷的是,自己做了好事,却被众人说成“卷款潜逃”。

  董其录是杜传旺的表叔。6月30日,工友用高压气泵对13岁的杜传旺肛门吹气,“肚子被吹得像气球”。一条微博,挽救了小传旺的生命;也是几条微博,让庄稼汉董其录“躺着也中枪”,卷入漩涡。

  “网上那叫啥?哦,微博!太吓人了。”董其录摇着头。他没想到,在赴京“自证清白”10天后,仍有人在微博上骂他。

  “卷款  潜逃”

  一条微博被狂转上万次,某种程度、某一时段内,就是“事实”

  董其录不会上网,他会种田。谈起种棉花,他嗓门才大起来:“我一个人干农活,种了18亩棉花,还养了60头猪,传旺他爸呢,才6亩地,他还忙不过来呢!”

  这话,其实也是董其录被质疑“卷款潜逃”的症结所在。

  在山东德州夏津县北城镇董仓村,董其录家不远就是杜传旺家。妻子死得早,杜舍厚一个人养两个孩子,生活很艰难。每次看到小传旺,董其录心里就不舒服,没事的时候总会帮帮他们一家。

  6月30日,杜传旺的事被媒体报道,微博上更是迅速传播。在微博公布的杜舍厚个人账户里,短短几天便收到36万元捐款。

  7月19日,有人发微博说,杜传旺的父亲杜舍厚个人银行卡被董其录拿回山东了,他在医院办饭卡,连2000元押金都交不起,只好向“天使妈妈”基金会借,“他控制我的生活费,让我一天不要超过100元,他说这是社会的钱,得省着用。”7月20日,董其录“卷款潜逃”的微博,被狂转上万次,成为当天最热的网络话题。

  拥有粉丝225万的“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也在7月20日凌晨发微博说,“银行卡被传旺的舅舅叔叔等人带回山东,说要交给当地政府代为保管。传旺父亲说孩子没钱吃饭,只好求助‘天使妈妈’。”他在微博里贴出杜舍厚向“天使妈妈”借1000元所打的欠条。

  面对这“重要证据”,网友几乎一边倒地责骂董其录没良心。网友“月色微澜”反问:为什么越穷越沦丧?

  “自证  清白”

  连夜进京、当面还卡。用行动反击微博的信息轰炸

  微博上“波涛汹涌”,网友群情激奋。身在村里劳作的董其录浑然不知。7月20日中午,面对天南海北记者们突然打来的电话,董其录才知道自己被指“卷款潜逃”了。

  董其录来电必接,细心解释:他们离开北京时,杜舍厚身上有1000多元现金,又给他新办了一张银行卡,存进2000元,约好每月给他汇两三千元,不知道杜舍厚为什么说没钱;捐款到“天使妈妈”账户上的钱已够给传旺治病,杜舍厚个人银行卡就带回山东老家;杜舍厚这张银行卡由传旺小叔杜永厚、舅爷爷董玉良等5位亲戚共同保管,一分钱都没动过。

  仍有记者不信他的一面之词,不会上网的董其录,无法像微博达人一样,贴出杜舍厚银行卡的明细,证明自己分文未取。他们陷入“无图无真相”的“自说自话”。

  董其录急了,连忙把保管这银行卡的5人找来。听到被指为“卷款潜逃”,有亲戚哭了,大家决定立即动身去北京,将银行卡交给杜舍厚。

  7月20日晚8时许,董其录等五人坐高铁来到北京,将银行卡交给杜舍厚。随后,5人立即坐高铁赶回山东。此时,人们发现,之前微博上对董其录的质疑并不确实。

  “银行卡还了,我们就清白了。”董其录说,在回来的车上,大家心里都好难过,不知道为什么做好事会被传成那样。

  董其录给记者举例子:年底卖东西,假如杜舍厚赚了1.2万元,他还掉欠人的1万元,对剩下的2000元,他看到别人一部手机好,可能马上拿去买手机;看别人电脑好,就可能立即拿这钱去买电脑。“村里没几个像他这样,咱们农民,好不容易剩点钱,要想几天几夜该怎么花,对吧?”

  对网上掀起的声讨浪潮,董其录至今没有机会看到,他只是从记者的口中得知,自己被指责了,“我好久睡不着觉,你说咱这是为啥呢,摊上这种事情?”

  董其录有些不解,他的手机一直开着,只要听到电话响都会接,“都不找我核实,就在网上瞎掰!”

  背负“卷款潜逃”的骂名,5个亲戚想起来就来气。以前,他们觉得杜舍厚一家可怜,会帮他们干农活,现在杜舍厚在北京照顾小传旺,家里农田没人管,杂草已经长得很深了。

  “怀疑一切”

  “意见领袖”的加入,使“质疑”变得更有力道,也更容易失控

  在救治“充气男孩”杜传旺事件中,受伤的不只董其录等人。

  6月30日,杜传旺被工友弄伤后,当晚在县医院检查发现,他大肠有七八个窟窿,小肠上有27个窟窿。主持公益节目《小溪办事》的山东齐鲁电视台主持人王羲,发现“充气男孩”线索后,于7月10日赶到夏津县人民医院,采访了杜传旺。7月11日,拥有16万粉丝的王羲,在个人微博说:“刚到医院看望了杜传旺,这个13岁没有母亲的孩子为了养家,到汽修厂打工,竟被两工人把高压充气枪塞入肛门充气!孩子肠子几乎爆炸,两个阴囊像西瓜一样大!”

  这条对伤情描述有点夸张的微博,引起40万次的转发、评论。随后,王羲再次上传一张照片并配以文字说明:11日晚11时,杜传旺弟弟来到重症监护室,看到哥哥脸上、身上缠着层层纱布、插着数十根塑料管,“弟弟吓得好半天才哭喊:‘哥哥你快点好,给我蒸馒头’。”这条微博让观者心碎,一天内被转发4万多次,评论1万多次。

  当晚,公益组织“天使妈妈”发现王羲的微博,于7月12日下午将小传旺接到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

  一路护送杜传旺进京治疗的王羲,不断发微博播报好消息,比如警车开道。她没想到,多位粉丝超过10万的“意见领袖”,此时已开始发微博质疑她。

  “辣笔小球”说自己准备了10个问题问王羲,“先问你第一个。为什么你7月8日就拍好了照片,却要等到7月11日才发微博。请正面回答,你敢吗?”“此事很蹊跷,孩子成了道具,事件成了舞台。在这个舞台上,有人想圈钱,有人想出名。”

  多位“意见领袖”扩大质疑面,比如质疑王羲的丈夫,质疑王羲在采访中有不当行为。

  王羲说,累了一天,好不容易有空上微博看看,没想到无数质疑、谩骂扑面而来,“我帮人解决过好多难题,但面对这种状况,我真是应付不了。微博太可怕了。”王羲说,明显的谣言、污蔑,却传播甚广,她很长时间都觉得很恐怖。

  7月15日起,被山东观众称为“小侠女”的王羲,开始删帖,删到次日凌晨3时许,终于清空了自己辛苦织起的几千条微博。

  “底线 可变”

  人们往往只记住了微博上惊悚的“事实”,因为其本来面目可能要平淡得多

  经历“郭美美事件”,有些不堪一击的公益组织,在“充气男孩”事件中再次暴露它的脆弱———几条微博就能改变舆论风向标。

  杜传旺被“天使妈妈”接到北京治疗的当天,“港怂萨沙”(真名夏萨沙)质疑“天使妈妈”:为什么不把传旺送到301医院?“李西西奇遇记”等发微博称,八一儿童医院早已由私人承包。网友贴出的照片显示,患者对八一儿童医院的投诉不少。

  “天使妈妈”基金会回应称,八一儿童医院是他们的签约医院,沟通方便,医疗水平一流。

  “天使妈妈”没想到,在某些人眼里,这种回应却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屡屡“侵吞善款”的“天使妈妈”,连杜传旺都不放过,夏萨沙安排到301医院,他们硬将小传旺塞到私营医院,与黑医院勾结,随意收费,最终会花完善款……

  7月13日中午,夏萨沙发了一条转发超过4万次的微博:“我怒得全身发抖了……杜传旺家人从昨天下午到北京开始就没再见到过孩子,也没见到任何基金会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敢惹基金会,不敢转院,怕不给医药费,只好在医院门口坐着。”夏萨沙发微博说,自己楼上楼下找了个遍,也没发现杜传旺。

  网友开始找“天使妈妈”,索要捐款,觉得自己被骗了。

  后来呈现的事实表明,7月12日下午,小传旺被送到医院后,医院立即组织抢救,“天使妈妈”工作人员、王羲都到医院陪伴小传旺。7月13日中午夏萨沙发的那条微博,几乎所有要素都是不实的。这直接导致“港怂萨沙”在当晚被新浪禁言30天。

  “我就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 夏萨沙声称自己“有底线”,但“底线随时变”。

  网友曝光:夏萨沙曾自己吃饭却要求开“中国红十字商会”发票,引发网友在“郭美美事件”中对红十字商会更大的声讨。

  夏萨沙查“天使妈妈”的审计报告,他发微博说:“捐赠收入约8700万;活动费用约6000万(好贵);捐出去约5600万(还没费用多)!”而审计报告上写明的是:8700万是年度总收入,6000万是年度总支出,其中5600万是公益支出。

  “善用 权利”

  质疑是一种权利,更是一种智慧。但很多时候,它与猜测甚至造谣混为一谈

  在“充气男孩”事件里,两个网友的较劲引人深思。

  “作家天佑”质疑“天使妈妈”,让粉丝9万的“北京厨子”很不满,他发微博劝“作家天佑”停止质疑,否则他将在微博上编造谣言,“我要毁你,真的就是一句话的事。”“我发恶毒的话,都是用来示范无证据质疑的威力。立刻忙得你手忙脚乱吧?你还真别跟我抬杠,论成本,你解释的成本远远高出我一句话成本的几百倍,最后你是被累死的。”

  对此,邓飞深有感触:以前我们说,要学会质疑,因为质疑是我们的一种权利,但现在看来,很多人把质疑当成一种勇气,为了质疑而质疑,在质疑中显示自己的存在。他们把质疑与猜测、猜想、假设甚至造谣混为一谈。

  “什么都质疑,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邓飞说,通过参与评论、发微博,一些人粉丝数量增加了,但对被质疑者来讲,假如要做到“有质疑立即回复”,那他其他什么事情都不用干了,“我们的质疑应该建立在事实基础上”。

  暨南大学新闻学院常务副院长董天策认为,现在公众普遍同情弱者,人与人之间、机构与机构之间都缺乏信任,这导致质疑传播的速度快。而微博中的互相关注、转发,一些观点能瞬间相互感染,让集群效应发挥到极致。“很多人不分青红皂白转发、评论,这对粉丝众多的微博博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